分类目录归档:小说

三年

作者:No.0922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自己也只不过是凡人一个。

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的一个朋友SS,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相比大多数人来说,他想的太多了,可他做的又太少。可谁又没有过自命不凡的梦想呢。应该是大二那年的夏天,他开始光着脚走路起来,大概两个星期都没有穿鞋。

继续阅读三年

镜神祭 (四)

作者:No.3000

4月2日傍晚,杨娴正在做梦。
一个诡异的噩梦。
它并非是能用语言来具体描述的某种奇怪的场景或剧情,也并没有梦到什么奇异的人物,而是一片混沌。
杨娴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像是沾染了晶莹沙尘与脓疮的浑浊液体自上而下地灌溉着她的全身,让她近乎窒息,但却能感受到另一种呼吸的波动,好像有一种在自己肉体之外的存在,与自己面面相觑,它肆意地在这充满糜烂气息的浆水中呼吸,发出比杨娴自身更强烈的心跳声,震颤到杨娴的肌肤之上,若蠕虫一般在杨娴的肉身上侵蚀,把某种更加令人作呕的味道注入杨娴的体内!
这令她惊醒。

继续阅读镜神祭 (四)

镜神祭 (三)

作者:No.6100

心思重重的王以德扛着锄头,埋着头直往院里走,右手揣在兜里,那眼神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锄头在他背后晃晃悠悠左右摇摆,裹着泥巴的锄尖扫过一个人的脑门,把那人吓得身子一僵愣在原地半晌。

“王以德!你想给我开瓢是吗?进门儿也没个动静,扛着个锄头还不长眼!”回过神来的杨娴指着他后脑勺喊,手指都还在抖,在这炎热的天气被惊出一身的冷汗。她刚才提着个箱子就往门外走,一抬头就感觉头发被一个带着凉气的铁疙瘩划过,晃过神来一仔细看就看到那尖尖的锄头晃来晃去,着实吓了一跳。那脏兮兮沾着干涸的灰泥巴解放鞋,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去田里干活的王以德。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三)

镜神祭 (二)

作者:No.1824
1980年4月2日 中午

“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莊子·雜篇·天下》

“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李纯又念了一遍这句话,他整个上午都在思考这件事情,以至于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差点被生产大队的大队长痛骂。

大队长是暴脾气的农民,没什么文化,但是脖子粗,力气大,就成了大队长。我们这些下乡的知青在他眼里就是啥都不会的病秧子,跟他说什么道理都是白搭,所以李纯平时也尽量少和他搭话,也尽量少惹怒他。

但今天早上的事情,确实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继续阅读镜神祭 (二)

镜神祭 (一)

作者:No.1408

“1980年4月2日 多云 北风3-4级”我趁着在地头歇息的间隙,翻开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了这样一行字。

现在是早上9点多钟,在村子的正东方向,阳光正从云彩的裂缝处透射下来,像一把把刚从煅炉里拿出来的利剑,刺向那片山脚下的白桦林里。

来到这里6年了,我带来的那箱书在大队革委会主任的数次扫荡后所剩无几,之前每天都要在心中与之对话的康德、尼采、叔本华也渐渐离我远去,代替他们的,是铁锹、锄头和村口畜牧站的猪。唯一不变的,是每天写日记的习惯。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一)

【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第一章:深红危机
小屋内的物资几近耗尽。若再无力改变现状,人心即将面临崩溃。
无月之夜。怪声四起。在废弃民房的二层大厅内。墙壁和地面都在微微摇晃。一群士兵在争夺仅剩的几个弹夹,甚至为此大打出手。人群中,怒吼的声音和粗野的举止在散播着无尽的恐惧与不安。
不过,在他们中间,唯一一个不受外界干扰是,是那个年轻男人。他在简陋的无影灯下专注地进行着急救的手术。伤员因剧痛而抖动。身旁,有一名容貌稚气未消的金发女孩正递工具给“医生”。待月光初露之时,沾满血污的镊尖夹出一颗金属弹片,仓促宣告手术完成。
金发女孩松下一口气,收拾好用过的手术用具。淡绿色薄外套和纯白百褶裙——如此便装的她,在这群男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医生”没有过多回应,眉头依然紧锁。
虽说已经成功处理完一次必要的急救,可是大局依然没有因此而发生丝毫的变化。是的,他们几乎要弹尽粮绝了。通讯设备遭到毁坏而无法修理,救援迟迟不到,队伍中矛盾不断;眼看窗外,在楼下街道上,那群躯体上闪着骇人红光的不死敌人,也正朝着这边蹒跚前进……
它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
继续阅读【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风涡的苏醒-初章

1、
酒馆一直是城镇的夜明珠。
那是不灭的灯辉,与喧闹一起贯通大堂内外;时而在酒杯中流转,与晶莹的红酒交融。沙恩·米奈特将盛满的一杯喝尽,引来一片喝彩。
他作为星黎大陆中知名雇佣军“午夜斩使”的首领,频繁拜访酒馆,已是常客。每晚借着酒会结识英雄豪杰,顺便布下线眼,探取线索,以追寻猎物。
“有人曾经叫我们作‘王的走狗’,当然,他们如今都在土里呆着了……”
继续阅读风涡的苏醒-初章

【第二人称试验】冒险者

1、

故事发生在一座无名小岛中,始于一片任由海水日夜冲刷的沙滩上。沙子的白,让人以为是海水洗出来的。而海水除了光临沙滩之外,还偶尔会给岛屿带来礼物,时而是几片贝壳,时而是残破的船骸,时而是一个破掉的救生圈,时而还有被海水灌晕了头脑、神志不清的人。

你听着耳畔饶有节奏的海水冲刷声。那声音像一次又一次催醒的天然闹钟,让你慢慢苏醒过来。

继续阅读【第二人称试验】冒险者

【闲言】虚无的梦幻以及真实的苦难

————————————————————————————————————
发件人: “0009”;
发送时间: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下午1:37
收件人: “0063”;
主题:未知
————————————————————————————————————
          前几天整理邮箱,才发现上一次给你发邮件已经是一两年以前的事了。所有之前的邮件再仔细看一遍,最大的感受是:好多错别字啊!上一次写邮件给你还是我刚拿到驾照的时候吧,但是自己现在都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拿到驾照的了,所有的事在记忆里都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这么说像已经过了好几十年再回忆过往似的,然而也仅仅是一两年以前的事而已。

继续阅读【闲言】虚无的梦幻以及真实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