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小说

【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第一章:深红危机
小屋内的物资几近耗尽。若再无力改变现状,人心即将面临崩溃。
无月之夜。怪声四起。在废弃民房的二层大厅内。墙壁和地面都在微微摇晃。一群士兵在争夺仅剩的几个弹夹,甚至为此大打出手。人群中,怒吼的声音和粗野的举止在散播着无尽的恐惧与不安。
不过,在他们中间,唯一一个不受外界干扰是,是那个年轻男人。他在简陋的无影灯下专注地进行着急救的手术。伤员因剧痛而抖动。身旁,有一名容貌稚气未消的金发女孩正递工具给“医生”。待月光初露之时,沾满血污的镊尖夹出一颗金属弹片,仓促宣告手术完成。
金发女孩松下一口气,收拾好用过的手术用具。淡绿色薄外套和纯白百褶裙——如此便装的她,在这群男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医生”没有过多回应,眉头依然紧锁。
虽说已经成功处理完一次必要的急救,可是大局依然没有因此而发生丝毫的变化。是的,他们几乎要弹尽粮绝了。通讯设备遭到毁坏而无法修理,救援迟迟不到,队伍中矛盾不断;眼看窗外,在楼下街道上,那群躯体上闪着骇人红光的不死敌人,也正朝着这边蹒跚前进……
它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
继续阅读【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风涡的苏醒-初章

1、
酒馆一直是城镇的夜明珠。
那是不灭的灯辉,与喧闹一起贯通大堂内外;时而在酒杯中流转,与晶莹的红酒交融。沙恩·米奈特将盛满的一杯喝尽,引来一片喝彩。
他作为星黎大陆中知名雇佣军“午夜斩使”的首领,频繁拜访酒馆,已是常客。每晚借着酒会结识英雄豪杰,顺便布下线眼,探取线索,以追寻猎物。
“有人曾经叫我们作‘王的走狗’,当然,他们如今都在土里呆着了……”
继续阅读风涡的苏醒-初章

【第二人称试验】冒险者

1、

故事发生在一座无名小岛中,始于一片任由海水日夜冲刷的沙滩上。沙子的白,让人以为是海水洗出来的。而海水除了光临沙滩之外,还偶尔会给岛屿带来礼物,时而是几片贝壳,时而是残破的船骸,时而是一个破掉的救生圈,时而还有被海水灌晕了头脑、神志不清的人。

你听着耳畔饶有节奏的海水冲刷声。那声音像一次又一次催醒的天然闹钟,让你慢慢苏醒过来。

继续阅读【第二人称试验】冒险者

【闲言】虚无的梦幻以及真实的苦难

————————————————————————————————————
发件人: “0009”;
发送时间: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下午1:37
收件人: “0063”;
主题:未知
————————————————————————————————————
          前几天整理邮箱,才发现上一次给你发邮件已经是一两年以前的事了。所有之前的邮件再仔细看一遍,最大的感受是:好多错别字啊!上一次写邮件给你还是我刚拿到驾照的时候吧,但是自己现在都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拿到驾照的了,所有的事在记忆里都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这么说像已经过了好几十年再回忆过往似的,然而也仅仅是一两年以前的事而已。

继续阅读【闲言】虚无的梦幻以及真实的苦难

《长生人之谜——岩画》

奇迹——极难做到的、不同寻常的事情,不平凡的事,前人无法去想象的事,不能做到的事。就我亲眼所见的所有经历而言能称之为奇迹的大概要数那件事了,那已经是五年之前的事了。

2014年4月11日

一阵铃声把正在发呆的我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接起办公室中的电话,来电的是个口音略奇怪的女子,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小,她如同一个一个字的崩出来地说着:

“发给李渊玄教授的传真,诚邀参加在芝加哥举办的壁画遗迹研讨大会。”

“好的,我一定转达,请问您怎么称呼。”我想对方大概是外国人吧,中文说成这种程度已经实属不易。

“席琳达·贝尔。”说完,女子便挂断了电话。

与电话相连的传真机随后嗡嗡的开始工作,出来的内容就是女子所说的壁画遗迹研讨大会邀请函和行程安排。

继续阅读《长生人之谜——岩画》

2015年七月征文《声音》

作者:5116

那个声音依然在唐野脑袋里回响不已,那声音是污浊的,肮脏的,高亢的和神经质的,那些声音窸窸窣窣,在他的耳骨上爬来跑去,吃吃的低笑,然后高亢的哭嚎。

唐野是趴在地上的,地上的石头沙砾把他的半边的脸弄的生疼,他依然附耳听着,地底下的哪个声音依旧吃吃的笑着,唐野又把耳朵贴近了一点,一颗石子刺破了他的耳朵,一颗凸出的石头刺破了他的耳膜,唐野的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又是一颗石头把他的嘴堵上了,石头很硬。

他的眼睛只无数的枯草,那些枯草扭曲纠结,卷曲在一起挡住了视线的前进。

那个声音高亢了起来,就在他耳朵贴着的地面下,尖锐的笑声让他精神反而为之一振,他想起身,但是更多的石头压住了他,接着一整座山都压了上来,那座山是青灰色的,有血管一样的线条在上面鼓动。

开始粉碎的是唐野的肋骨,然后是脊椎,最后他被压的粉碎,死了。

继续阅读2015年七月征文《声音》

2015年七月征文《七月喵》

作者:1824

大地,是用来埋藏东西的好地方。

虽然不像大海一样可以把不可名状的旧日支配者都藏起来,但是地底下埋藏着的东西也一样多去了。

据说人类往地表以下挖掘的深度,最深的也不过十几公里,也就是说连所谓的“地壳”都没有挖穿。而地壳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除了凡尔纳的主角以外没有其他人亲眼见过。关于现在提出的地球的模型,充其量只能说是假说而已。人类对自己自己脚下这个星球的不了解程度比对自己的女朋友还不了解。

因此也难怪连女朋友什么时候发火都不知道的人类至今都无法预测地震。

继续阅读2015年七月征文《七月喵》

实用精灵烹饪手册(节选)

著:奥兰德 大脚 (1400)

风暴萨满出版社

 

章节三 精灵养殖简述

谈到精灵菜肴,就不得不提及养殖技术。精灵,或者古籍当中称作“Elven”的生物,直到太阳历2445年才被人们圈养。在这之前,人们想开荤尝尝精灵菜,不得不拿起强弓,抄起长剑到密林中去,和湿气与蚊虫斗争一番,才能撞了大运的抓到几个这机灵的小东西。

现代意义上的精灵养殖和养其他的食用牲畜并没有太大区别,同样是需要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来豢养这些生物,让他们长的更符合我们的需求。

继续阅读实用精灵烹饪手册(节选)

《三男一女在山间别墅的惊魂一夜-0》

  痛,

  很痛。

  这是石伟从昏迷中醒来的第一个想法,疼痛席卷了他的每一根神经,前所未有的痛苦让他发出沉重的呻吟。

  他已经无瑕顾及自己的伤势了,因为他现在必须要离开这里。

  不然……

  砰!

  打断他思绪的是一声枪响,石伟重新集中起涣散的精神,强忍着疼痛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他拖着沉重的身体,靠着不断渗水的墙壁在走廊里一瘸一拐地移动,手中还紧紧攥着一根钢管。

  然而这东西已经被证实了没有什么作用,但它也是石伟能够找到的唯一武器。

  有武器总好过要赤手空拳地和那个怪物搏斗。

  “出口……出口在……”

  石伟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股咸腥的味道充斥他的口腔,让他的胃发出一阵蠕动。那是血的味道,他的鲜血的味道。这股味道再次刺激了石伟麻木的大脑,让他艰难的脚步快上了几分。

继续阅读《三男一女在山间别墅的惊魂一夜-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