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自己也只不过是凡人一个。

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的一个朋友SS,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相比大多数人来说,他想的太多了,可他做的又太少。可谁又没有过自命不凡的梦想呢。应该是大二那年的夏天,他开始光着脚走路起来,大概两个星期都没有穿鞋。

这在我们系里当时就炸开了锅,大家都特别好奇为什么他这样子做。觉得这个人真的好奇怪!我也是一个喜欢猎奇的人,毕竟宿舍在同一层,便在平时中多了一份关注。

后来刚好能玩到一起,就逐渐地熟络了起来。感觉大家都没什么不同,一样上课,一样游戏,都喜欢在2号食堂吃面。聊来聊去不是游戏就是新出的什么电影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大三各自开始备考研究生,大四又忙着写论文、找工作,后面就不怎么再联系了。每个人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家里安排的工作不论好坏,至少在自己的小城里呆的安心。

镜神祭 (写作活动设定)

作者:No.3000

接龙活动 中式恐怖克苏鲁!
故事背景:
1980年,中国沈市沈村,一群下乡的知青在返乡前夕,得知了当地将要举办一个10年一次的大型祭祀活动,这个活动名叫“镜神祭”,所有的人们在当天,会拿出自己家里的所有的镜子放在村子中心,届时会有庙会,篙火晚会之类的活动。
镜神祭必须要将所有的镜子都拿到村子中心的位置,如果有人未拿到村子中心,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你们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信任或者不信任都是你们自己的自由,但是除你们之外,还有一位十分高傲爱漂亮的女知青将传说嗤之以鼻,一定不会拿到村子中心去。

继续阅读镜神祭 (写作活动设定)

镜神祭 (四)

作者:No.3000

4月2日傍晚,杨娴正在做梦。
一个诡异的噩梦。
它并非是能用语言来具体描述的某种奇怪的场景或剧情,也并没有梦到什么奇异的人物,而是一片混沌。
杨娴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像是沾染了晶莹沙尘与脓疮的浑浊液体自上而下地灌溉着她的全身,让她近乎窒息,但却能感受到另一种呼吸的波动,好像有一种在自己肉体之外的存在,与自己面面相觑,它肆意地在这充满糜烂气息的浆水中呼吸,发出比杨娴自身更强烈的心跳声,震颤到杨娴的肌肤之上,若蠕虫一般在杨娴的肉身上侵蚀,把某种更加令人作呕的味道注入杨娴的体内!
这令她惊醒。

继续阅读镜神祭 (四)

镜神祭 (三)

作者:No.6100

心思重重的王以德扛着锄头,埋着头直往院里走,右手揣在兜里,那眼神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锄头在他背后晃晃悠悠左右摇摆,裹着泥巴的锄尖扫过一个人的脑门,把那人吓得身子一僵愣在原地半晌。

“王以德!你想给我开瓢是吗?进门儿也没个动静,扛着个锄头还不长眼!”回过神来的杨娴指着他后脑勺喊,手指都还在抖,在这炎热的天气被惊出一身的冷汗。她刚才提着个箱子就往门外走,一抬头就感觉头发被一个带着凉气的铁疙瘩划过,晃过神来一仔细看就看到那尖尖的锄头晃来晃去,着实吓了一跳。那脏兮兮沾着干涸的灰泥巴解放鞋,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去田里干活的王以德。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三)

镜神祭 (二)

作者:No.1824
1980年4月2日 中午

“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莊子·雜篇·天下》

“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李纯又念了一遍这句话,他整个上午都在思考这件事情,以至于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差点被生产大队的大队长痛骂。

大队长是暴脾气的农民,没什么文化,但是脖子粗,力气大,就成了大队长。我们这些下乡的知青在他眼里就是啥都不会的病秧子,跟他说什么道理都是白搭,所以李纯平时也尽量少和他搭话,也尽量少惹怒他。

但今天早上的事情,确实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继续阅读镜神祭 (二)

镜神祭 (一)

作者:No.1408

“1980年4月2日 多云 北风3-4级”我趁着在地头歇息的间隙,翻开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了这样一行字。

现在是早上9点多钟,在村子的正东方向,阳光正从云彩的裂缝处透射下来,像一把把刚从煅炉里拿出来的利剑,刺向那片山脚下的白桦林里。

来到这里6年了,我带来的那箱书在大队革委会主任的数次扫荡后所剩无几,之前每天都要在心中与之对话的康德、尼采、叔本华也渐渐离我远去,代替他们的,是铁锹、锄头和村口畜牧站的猪。唯一不变的,是每天写日记的习惯。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