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无聊生活的无聊回忆(2)

17.5.3

今天突然想起了之前讲到一半的故事,就把夜游鸽了吧。

那是过年了。去年南方的冬天并不算冷,让人冷到骨髓的连绵阴雨在年前就结束了。年后,各家互相串门,或者外出宴请。两家勉强算得上世交,自然要相约吃喝一番,找了熟人的店,各自拿了好酒,边吃,边互相吹嘘儿女,半年前才结束高考的两家儿女自然是谈论的对象。两家儿女,一人是我,一人是她。

各人都入座了,她还迟迟未到,长辈问起才知道原来她还在商业区与友人游玩。我正感叹现充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又被说教一通诸如“我家这个和朋友玩也是一起打游戏”。本来我是不太喜欢被人谈到学习的,或者说对此很厌恶:如果对方的孩子比你成绩好,难免被说教一通;如果对方孩子的成绩比你差,那就更尴尬了,比如说迟迟未到的这位。生了一张漂亮脸蛋的她,似乎对学习并不上心。听说高中时三个月的补课费就与我的学费相等,然而高考的成绩依然不太理想。不过家里那么有钱,估计前路也不会难走吧。聊到我只能“恩恩”地应付的时候,她才姗姗来迟。

虽说冬天不太冷,但是她穿着的衣物看着还是略少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吧。裙子的布料看起来很厚实,但似乎有些短,甚至不及长袜的上沿,露出了纤细的腿。说起来,坎肩这种东西真的是魅力值+20。配合着她略有瘦小的身形,激起人的保护欲。我原以为胸针不过是无用的装饰,直到我看到了坎肩边缘处别着的胸针才知道特异点的意义,咖啡色布上被顶起的一点翠绿让人深刻认识到空间是三维的。眼前这个人,身上已经没有了半点当年捞鱼时的那种青涩。

终于到齐,多余的寒暄也不需要了,我们这等俗人便开始吃喝了。酒过三巡,谈笑风生;再过三巡,略有醉意;又过三巡,兴致到了,开始聊天。我这种刚成年的书呆子怎耐得住喝酒几十年的酒鬼的喝法,长辈们刚刚喝出了兴致,斟酒时我的手却已经开始发抖了。而她早在第二巡时就已经满面通红了。几个老不正经既然起了兴致,自然是要开玩笑的,几十年前的娃娃亲这个时候就被拿出来说事了。我是知道长辈们没有半点认真,但半醉的她似乎失去了分辨话语真假的能力,被一口呛到。而后又连忙说着什么自由恋爱的事情,引得长辈们一阵发笑。虽说这样的反应很有趣,但是被如此直白的拒绝我也是有些伤心的。我只得剥了一只虾给她化解一下尴尬,看着她红着脸低头小口吃虾的样子,又觉得改变的似乎不过外表而已,其实也不过还是一个小女孩。

又是数月不见,今天突然想起来还有这样的事在我这Acer身上发生过,只得自嘲。那天记得最深的还是那虾蛄两盘,一盘清蒸,一盘油炸。油炸的,虾壳炸得酥脆,虾肉却不焦,抹上椒盐一口连壳嚼碎,香气充满口腔,辣味刺激味蕾;清蒸的,带着刚出锅的热气,去壳稍有繁琐,虾仁嫩滑鲜美,牙齿咬合处汁水四溢,一股暖流入胃。如今独自一人离家北上求学,夜宵只有泡面,回忆至此,悲从中来。

饿了。

《关于无聊生活的无聊回忆(2)》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