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接龙5

雪从天际飘来,在黑暗里旋舞,像是被揉碎的月光。

天地苍茫,寒风呼啸。一望无尽的雪原上,殷红的血印越走越长。

苏椤左手拖着那把沉重的大剑,剑柄上绑着那个黑色的包裹,一步一步的向着虚无的雪雾中走去。衣服下的伤口在这种寒冷的空气里却没有被冻住,而是不断的流出新鲜的血液,一点点抽离她残余的生命。

身后漆黑的松林渐远,眼前却还没看到越州的城墙。

她已经看不太清周围的景物了,只能靠着记忆去寻找那个正确的方向。

不能死在这里……要回去……

有人等着的……还有人等着自己的……

走了这么远,再怎么久经锻炼的身体都不管用。“有人等我”这个念头是唯一支撑苏椤不倒下去的东西,她轻轻地把这句话在心里一遍遍的念,仿佛跋山涉水的苦行僧。

“嗷——”包裹忽然跳动起来,里面传来诡异的叫声。

苏椤紧皱眉头。剩余的体力本就不多,那东西居然还不安分。

黑布猛地膨胀起来,里面包着……或者说关着的东西看上去正疯狂的想要逃出来。

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停住脚步,然后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仿佛风雪也停了,身后拖着的那把巨剑忽然开始燃烧了起来,火焰如生命般温暖,短暂地驱散了寒冷,仿佛一片绝望之中突然到来的希望。

包裹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在被炙烤的灵魂。大概是感受到了恐惧,那东西也渐渐地不再跳动了。

但是苏椤也到了极限。

“咳——咳!”

这种状态下还强行动用剑火,这种行为无异于找死……她感觉像是有万根针从肉扎进了骨头里,每一道神经都在剧痛。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殷红迅速在眼前的雪地上晕染开。她也彻底地失去了力气,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不……不能这样……

好不容易才捕获了鬼……她还要回去覆命的。

“云煌……”苏椤低声地念出那个名字,然后双眼被逐渐蔓延上来的黑暗充盈,强烈的睡意在劝她放弃抵抗。

在雪地上睡过去,和死掉没什么区别。

可是她真的坚持不住了。不如……就这样睡过去吧。

这个想法涌上来的那一刻,瞬间击溃了她一路的坚持。她开始看到自己的童年,无忧无虑像是开在阳光里的花。

仔细想想,其实她身为大户人家的小姐,本可以嫁给同样大户人家的贵公子,然后安心的做一个妇人,余生只为琐事烦恼,但却很安稳。

究竟是什么时候出了差错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命运开始转向了呢?

为什么她要选择离那些温暖和光明远去,带着一幅残躯在血与黑暗中翻滚呢?

“云煌……”她又小声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眼前浮现出那个一贯高贵典雅的男人。

也许是真的快死了,云煌的面容居然越来越清晰——他坐在庙堂中安静供奉神剑的样子;他靠在白鸟的身上寂寞吹笛的样子;还有他拉着自己的手,一起登城看着塞外连绵的大雪……

就这样想着,苏椤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那一瞬间,悠长的鸟鸣响彻天际,穿过了黑夜,穿过了风雪,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鸟鸣……鸟……瞳葵?

她猛地睁开眼睛。

天空的中央,那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就仿佛割开夜空的长刀……那是一只白羽的大鸟,缓缓煽动着翅膀,飞过的轨迹上残留着美丽的星屑。

“瞳葵……瞳葵!”苏椤躺在雪地上,情不自禁的喊出来。

虽然声音沙哑,但是相隔很远的白鸟却好像是听到了。它忽地偏转身形,画着优美弧线降落下来。

苏椤握住剑柄,艰难地做了起来。

是的……那就是云煌他养的那只大鸟“瞳葵”,它在这里,说明云煌也在这里。

他来找她了。

苏椤感觉心里面像是有个小女孩在欢欣鼓舞,那个小女孩给了她无数的力量,让她能支撑着起身。

然而她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剑柄上的那个包裹,不见了。

她连忙扫视四周,最后发现一道向远滚走的痕迹。

那东西居然趁着她昏迷的时候自己跑了!

苏椤暗暗心惊。明明身体都没了,明明一路上都被阳陨的剑火束缚着,可那东西居然还是这么有活力。

原来是这么难对付的家伙么?

她早就听说过每个大巫师都号称永生,这世界上没有东西能够杀死他们。

现在看来传说是真的,即便肉身已被焚毁,这些家伙居然还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

白鸟盘旋而落,离地上的女人越来越近。

忽然一道暗蓝色的光亮起,划过了它的翅膀。片刻之后,大量的鲜血喷洒在了空中。

“呜——”瞳葵发出哀鸣,挥舞翅膀上升。

又有十几道暗蓝光芒从地面射向天空中的鸟。但这一次瞳葵有了地方,它张开长啄,发出听不见的叫喊。无法用肉眼看到的能量从双翼散发而出,打落了所有的寒芒。

苏椤大惊失色。她看清了那些射向瞳葵的光芒——那是一根根没有尾羽的箭,从茫茫白雪中拔地而起,如同倒转的流星直飞夜空。

而射出那些箭的地方雪沫翻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

四周忽然回荡起诡异的歌声,如钟鸣,要将沉睡在大地之下的东西唤醒。

“是你?!”

苏椤看到了。那个逃走的“包裹”在很远的地方升起,被月光环绕,黑布一层一层的揭下。

她早就知道包裹里是什么,可是再见到的时候,却依然为那东西暗暗震惊。

那是一个女人的头颅。没有躯体,黑色长发遮盖了整张脸,只露出一个不断开合的嘴唇,歌声从她的口中蔓延到整片雪原。

像是应招而来,一只只手破雪而出,头颅的周围忽然冒出了十几个暗蓝色的身影。他们穿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盔甲,露出的皮肉干枯呈现一种苍白,早已腐蚀殆尽的眼眶里,燃烧着诡异的蓝色火焰。

那是……僵尸。北方的大巫师们最擅长的咒法,便是操尸术。他们经过的地方,古老的战士们都会从长眠中苏醒,为他们而战。

“哈哈哈……哈哈哈!”女人的头颅发出尖利的笑声。

苏椤咬咬牙,握紧了阳陨大剑……她已经挥不动这把剑了,但这是她此刻唯一的依靠了。

“苍山的小姑娘……你能毁灭掉我的肉身,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她看着几十里之外那个艰难站起来的女人,吐出刻毒的诅咒“但是神的力量岂容尔等凡人毁灭!你杀不死我的,我也不会杀你……我要把你也变成鬼王军!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终将跪伏在地迎接神的复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