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四期(五月)征文文集

《无法自拔》(一)——1020

无法自拔(一)
他看着她,沉默着说不出一句话。
————————————————————————。
茫然的开始,或许就注定了现在这样泥潭深陷却又无法自拔的现况。
哎。爱情啊,对于16岁的人来说是一回事,对于32岁的人来说,又是另一回事。
因为情窦初开的心跳濒死体验,是会随着器官老化和频繁的刺激而导致反应迟钝的。人是追求新鲜的动物,16岁的人生拥有的是早熟和初吻,32岁则完全不一样。尤其是男人。
所以,老李也不能很好的回想起,自己像现在这样,重新感受到神经元所释放出的荷尔蒙高潮是在什么时候、哪个瞬间了。16岁的他在初夜时的害羞和自卑,跟现在的成熟和技巧还有满载的荣誉感和征服感一对比,立刻让他充满了雄性动物的魅力。
身旁,瞒着男友来到酒店的小莉就躺在同一张被子里。老李温柔的捧起了小莉的脸,吻了下去。
曾经,这张脸跟他背面相向;曾经,这张脸在他面前靠近;曾经,这张脸在他身旁安睡。老李想起第一次见到这张脸熟睡时,自己是怎样的不屑,心底又是涌出了怎样的温柔。
————————————————————————————。
“喂,老婆。嗯,这不是在外面出差呢嘛。怎么?要查岗吗?”
说着,老李点开了微信的“视频聊天”,十几秒过去之后,对面挂掉了。然后,发来了一句:“没有的事儿,老公出差照顾好自己啊~么么哒~~”
听着身后小莉醒来,皮肤跟被子摩擦的声音,老李看着妻子的微信笑了,回了一句:“好嘞,老婆等着你的小钢炮儿回家啊,么么~”
“你老婆么?”
小莉坐了起来,将被子拉到了胸口,双手伸出被子,背靠在雕花的床头板上。
“嗯,怎么了?”老李坏笑着,“挡什么挡,又没有多少料,还怕别人看到嘛?”
“切。”
“咱们住的是山顶的房子,敢挂着五星级的名字,就肯定能保证不会被看到。不然来这儿干嘛!”
说着,老李抬起了小莉的脸,看着这张透着顽皮又有一丝傲娇不羁的脸,老李深深地吻了上去,“啵”地一声吸了一口——“终于是我的了。”老李心想。
“哎呀,讨厌么你!口水!”小莉说着伸手擦脸上的口水,原本夹在胳膊里的被子挡不住地心引力的诱惑,掉了下来。
被子掉下,裸体的小莉倒像是放开了,看着老李的脸故意不看自己,小莉一个翻身把老李压住,一只手伸到了下面。
“老狐狸。”小莉咬着老李的耳朵说。
————————————————————————————。
“一个行业的中层收入人群永远是管理层,因为只有管理层最接近金字塔形的附属模式。”
最近压在老李身上的担子有点重,所以他希望能够尽早的跟下属吹完这个牛逼,然后好好放松一下自己。而他所谓的放松,就是坐在工位上,等着下班时间来临,开车回家。
“为什么不坐地铁,因为地铁是工薪阶层的专属。当你需要去做身份认同时,你就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身份认同方式。出行方式就是其中一种。”看着下属眼中崇拜的目光,老李的嘴角满意的弯了。然后老李看了看表——下班时间到。
“好了,今天先这样,你这个程序改完,明天再给我,bug自己测过再给我啊!”
“好的,李哥辛苦。谢谢李哥!”
“嗯,你也辛苦了。”老李拍了拍下属的肩膀,以示安慰。这时他抬头看,发现公司的人已经陆续开始下班了。老李打开电脑,决定临时再写了两行代码。
“李哥,那我先走了,程序今天晚上加班给你。”
“这样啊,那不用了,你今晚好好休息吧,明早给我就行。”
“好的,谢谢李哥。”下属激动的差点90°鞠躬,“小莉,你走吗?一起?”
“啊,我等下再走。”小莉从下班时间准时准点开始,就一直埋首在电脑面前。
“你今天气色不太好唉~,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没事儿。”小莉像是有些愠怒,又像是有些不耐烦。
“你怎么啦?没事儿吧?”
眼看着下属越过了自己的工位走向小莉,老李也站了起来,以示对事情的重要性,然而——
“哎呀,没事儿,你赶紧走吧——”
“行了,你先走吧。小莉,你住哪儿?我开车送你回去!”
——————————————————————————。
“呼、呼、呼”
老李的老婆不知道,为什么老李今天会表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敏感度和持久力,她不敢去想,越想越觉得身上有一根筋被拧着,不管怎么拼命晃动都抻不开。
老李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在车里遭遇到的一切,是不是一个来自年轻肉体的挑逗,而那股许久未曾爆发过的荷尔蒙张力,又是不是一时错觉所引发的谬误。听着妻子的声音,老李像是回到了16岁破处的当天,这一次他并没有紧张,也没有过于激动,而是用自己累积的技巧和身体素质向对方完美的展现出来。这当然是很难的,因为他心底的冲动,并不是由眼前人引发的。
“对着充气娃娃,也能一样的爽。不过,这还不是极致。”老李心想,“做人,就要追求极致。”
凌晨1点,客厅里的金鱼跃出水面,卧室里的动静也一下子高昂了起来。然后,就是一片寂静。
“你说说你,研究了这么多的姿势,是不是最后发现还是身体素质最能解决一切问题?”老婆刮着老李的鼻子,弯头巧笑地看着他。
“那是,任何技巧在绝对力量面前都是渣渣。”说着,老李进入了贤者时间,拿起了床头的烟。
“我去洗洗,你抽完烟别忘了喷空气清新剂。”
老婆出去了。老李听着老婆的脚步声,15、16、开灯。
“吧嗒”一声,客厅的灯亮了。10秒钟后,卫生间传来了淋浴声。
贤者时间内的老李,点起了自己的黄鹤楼。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根烟对他来说不再是“事后烟”了。因为老李终于发现:贤者时间是会被打败的,哪怕是在32岁的肉体上。
老李捏了捏肚子上的皮,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看着烟圈一层层的扩散开来,老李的思维也扩散开了,所有关于幸福的回忆,此时都涌上了他的大脑,片刻之后他才发现,脑海里的这些东西,竟然都是自己梦寐以求并最终得到的——比如小时候的篮球卡,中学的女同桌,大学的学姐,足球赛的第一,第一笔工资,第一只鸡……影响越跑越偏,最后停在了自己车的后视镜上。
老李陡然而醒,却被烟呛着,咳嗽了起来。身体动作越是激烈,刚刚的印象就在脑海里越是清楚:后视镜上,小莉在汽车后座上眯着眼睛睡了,两只手却放在左腿上卷着自己的袜子,右手边还放着一只已经脱下来的黑色丝袜。
越想越觉得受不了,老李发现大脑竟然深深的沉浸在这样的假想之中,而自己的手也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淋浴声还在持续,老李的动作也愈发的激烈,激烈到甚至自己不能控制——他讨厌这种感觉,但却愿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也没想过自拔。
淋浴声听了,客厅里响起了脚步声。老李匆匆打扫战场,灭掉烟,拿出空气清新剂,喷了喷,钻进了被窝。脚有些凉,老李不自然的蜷起了身体,像是回到了还没有恋爱之前一个人睡的日子。老李感觉到有人拉开了被子,躺在了他的对面。老李闻到了清新的沐浴露味道,看着眼前这个背对自己的人,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抚摸起了她的肩胛骨。
被抚摸着肩胛骨的女人,突然转过了身,一把抓住了老李,像是发疯的小鹿拼命寻找可以挡雨的大树一样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嘴唇也凑了上来。半晌,女人在老李耳边呢喃着轻细的耳语:老狐狸,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老李往怀里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也清醒了过来——老婆已经躺在身旁睡熟了。
老李坐了起来,熟练的拿出空气清新剂,喷了两下。接着换手点起了一根烟。呼吸氤氲之间,老李像是照见了自己越来越平庸的生活中燃起了一小团火。
烟雾过后,小莉的脸又浮现了出来。

(未完待续)

《2017年第四期(五月)征文文集》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