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四期(五月)征文文集

《道士》——1759

从我记事起,他就很老了。花白的头发,直挺挺地立在方头上,显得刚正严肃,邪魔外道,莫敢近身。
我小时候没做什么亏心事,却总是害怕门神。总觉得凶神恶煞的他们比电视里的女鬼要更吓人得多。如果让我自己选门神的话,我肯定选他。他当了门神,武器得是把锄头。他这辈子用得最多的武器大概就是锄头了。那时仙剑热播,我对酒剑仙有特别的偏爱,每次放学回家都假装自己是在御剑。有次正好碰巧看到他干完活扛着锄头,悠闲地路上走着,在落日的余晖下,特别像刚除妖归来的道士。啊,原来酒剑仙回家都是不御剑的!我一边偷偷跟踪,一边在脑海中幻想。只是腰间少了一个收妖或者装酒的葫芦,也少了那丝潇洒感觉。他毕竟走了严肃派的路线,这大概是当时我对他唯一的遗憾了。
大多数见到他时候,都能听见他大声地和人“争论”是不是吃过了饭。这些人有时候是我爸妈,有时候是村里其他人。村子不大,大家关系都很好。不过我家离他家最近,我因此自豪,并且因此睡觉都很安心了不少——要是遇到了妖魔鬼怪,他肯定能第一个赶过来。
之后上了初中,搬离了小村子,就不能经常见到他了。但是每次见到的时候,他都肉眼可见地更老一点。头发从花白,变成雪白,却仍然每一根都那么有精神地立着,像是一柄柄待出鞘的利剑,只等主人一声令下就冲向敌人。

《2017年第四期(五月)征文文集》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