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第一章:深红危机
小屋内的物资几近耗尽。若再无力改变现状,人心即将面临崩溃。
无月之夜。怪声四起。在废弃民房的二层大厅内。墙壁和地面都在微微摇晃。一群士兵在争夺仅剩的几个弹夹,甚至为此大打出手。人群中,怒吼的声音和粗野的举止在散播着无尽的恐惧与不安。
不过,在他们中间,唯一一个不受外界干扰是,是那个年轻男人。他在简陋的无影灯下专注地进行着急救的手术。伤员因剧痛而抖动。身旁,有一名容貌稚气未消的金发女孩正递工具给“医生”。待月光初露之时,沾满血污的镊尖夹出一颗金属弹片,仓促宣告手术完成。
金发女孩松下一口气,收拾好用过的手术用具。淡绿色薄外套和纯白百褶裙——如此便装的她,在这群男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医生”没有过多回应,眉头依然紧锁。
虽说已经成功处理完一次必要的急救,可是大局依然没有因此而发生丝毫的变化。是的,他们几乎要弹尽粮绝了。通讯设备遭到毁坏而无法修理,救援迟迟不到,队伍中矛盾不断;眼看窗外,在楼下街道上,那群躯体上闪着骇人红光的不死敌人,也正朝着这边蹒跚前进……
它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

“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屋中的一名彪形大汉站出来,如此断言。在制止争吵过后,他将预防偷袭用的小刀放回皮革鞘中,露出的刀柄上赫然刻有主人的名:科尔。“我们必须作出牺牲。”科尔迅速扫视了一次所有人。“高歌,你。”
大汉以一双锋利如刃的眼神,刺向那个刚刚完成了救护的年轻人。
高歌的内心开始隐约地不安。
“我们需要你身边那个女孩,把她当做诱饵,吸引那群怪物的注意力,好让我们有机会逃脱。哪怕只能争取到一两分钟的时间也好。”
气氛凝固。
“不可能。”高歌严词拒绝。从回应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等于把自己放在队伍的对立面。
“兄弟,你没得选。”汉克举起了冲锋枪,以示威胁。其他人纷纷脸色阴沉地凝视当前情况,有的头上包裹着绷带,有的无精打采。有的表情无奈,有的在怨怒,有的在哀求。他们似乎都在暗示着:“为了活命,放弃那个女孩吧。”
“不能。露娜必须要去长城,而不是在这里为你们牺牲。”
高歌依然和他们对峙着。尽管手中连反抗军人的武器、哪怕连一把手枪都没有,他也依然坚持。昔日双方在战地中结下的情谊,在此刻化为乌有。
“我们都顾不上自己了!”
“反正你也只是个没有执照的医生!”
站在一旁的士兵突然怒吼了起来。
高歌没有理会,继续以沉默抗争。露娜则退后了几步,紧抓着他的手。她突然摸到,在他袖中藏着一把手术刀。
后方的人站了起身。前方的人慢慢逼近。
高歌知道,眼前的“伙伴”们都已经被绝望冲昏了头脑。他正在寻找是否仍有转机之余,目光恰好落到了在床上刚睁开双眼的伤者身上。高歌希望先前关系还不错的安东尼奥,能为自己说句话。
报以高歌的回应,是战友的无奈摇头。
“安东尼奥,你也帮他们做这种事?”高歌失望地问。
“我们要活命。”安东尼奥用能活动的左手点了根烟,虚弱地说话,没伸出援助之手,也未参与其中。
“我的雇佣金还没花完。”
“我儿子还没学会喊爸爸。”
“我想回家。”
结局,依然是没有同伴站在弱者一边。
“我希望在死的时候,不会被血晶侮辱了尸体。”
“抱歉了,医生。”汉克放下冲锋枪,拔出随身携带的军用柯尔特手枪,以此释放出更直接的杀意。没有丝毫迟疑,他扣动扳机。
响声。
那是一阵巨响。
出乎预料,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比枪声先一步响起。
灯管“啪”地一声震碎。不仅如此,唯一的光源——原本有微弱月光照射进来的窗口,也突然被莫名的庞然大物堵上,大厅瞬间坠入一片黑暗当中。
咒骂声、惊疑声、以及子弹上膛的声音混杂在一起。随后,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在窗口重新透来月光的同时,一道红光突然闪现,并且迅速地划过眼帘。当科尔反应其为何物时,已经来不及开枪了。
一声惨叫贯穿了所有人的耳朵。力竭的程度,仿若把生命都耗尽了。
露娜嗅到了什么。这个气味,她便明白过来。
有“敌人”从窗口爬进,即将要大开杀戒了!
下一秒,突突突的枪声、重物摔地的闷响,以及杂乱的吼叫在黑暗中不断响起。持枪的人也顾不得敌人在哪,同伴在哪,只是按紧扳机,使劲对着黑暗中闪烁的红光一顿猛射。
混乱中,露娜努力制止自己失控喊出声,下意识地握住自己的左手腕,希望能让自己镇静。双脚仍因恐惧而无法动弹,只能靠着墙抱着头。不知不觉,她的手肘碰了一下什么东西,然后被牢牢捉住。她正想挣脱,一只手蛮横拖着她向前走。高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跟我来!”
他再也不顾大厅里的混战,拖着露娜,根据记忆摸索到楼梯口。行走中他踢到了一把步枪,顺势捡了起来,继续前进,三步并作两步地下到一楼。露娜需要一手扶着楼梯把手,才能勉强不摔倒。
尽管清楚大楼底层的情况或许会更加糟糕,可是为了逃命,也无计可施了。还保留有几分理智的人,也纷纷从大厅那混乱的局面中逃脱出来。
等下到两层之间的楼梯转角处时,楼下涌来了海潮般的热量。猛焰、爆炸及其冲击,将楼梯上的人连同崩塌的墙壁一起抛出房屋外。从离地面五六米的高度上,逃脱的人都摔落在室外花园的泥土地中。
月光见证着灾难。高歌从湿润的泥泞中爬起来,马上在附近寻找露娜。只见她也挪动着疼痛的身体挣扎起身,没有顾及沾在鞋袜和衣服裙子上的泥巴,注意力集中地去寻找高歌。他跑过去与其会合,确认双方无事。
说是出于报恩也好,为了履行承诺也罢,他都必须将这位少女护送至遥远的长城。若说这是此生最后的任务,他亦毫无怨言。
再看其他人,摔落在花园中的,除了高歌和露娜外,还有几个逃脱的士兵,其中还包括刚才的科尔。无法起身的那些死的死,重伤的重伤。不过也还有能爬起来的,他们中的大多都可以持枪战斗。他们背靠背,连高歌也在其中。包括露娜。不久前,高歌已经教过她怎么使用手枪,怎么上弹,以及在战场上怎么保护自己。科尔的右手和左腿被怪物袭伤,可依然坚持。危难让他们临时团结在一起,不再顾及几分钟前发生过的争执了。
可是面对事实,这几个仅剩的幸存者,又瞬间感到了绝望。失去了掩护的他们,此刻已经完全暴露于敌人的视线中。环顾一圈发现,怪物、变异体、活死人,正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凝固的血液如网丝一般笼罩在它们的身躯上,在月下闪着晶莹的红光,犹如向人类宣告灭亡的信号。
群魔杀至。
“兄弟们! 上!”科尔用呐喊鼓舞士气,率领他们杀出重围。
在街道上虎视眈眈着的,除了那些被操控的活死人,还有一只身高接近八米的巨型怪物。科尔和它对视,它也正在凝视着人类。巨型怪物全身由血红色的结晶体凝固而构成,如活动着的巨型雕像,棱角分明。四肢发达,双拳健硕而坚硬,双肩宽阔,没有头。镶嵌在胸膛上的一颗突出的眼球,视线越过前方的一堵墙在眺望人类,确认目标群后快速挪动那健硕的身躯,轻而易举地撞碎围墙,奔着猎物而来。
面对压迫感极强的血红色怪物,科尔却失去理智,率先发了疯一样开枪突击。子弹在血红色的结晶之躯上只留下火花就弹飞。怪物对这种轻微的攻击视若无睹,步伐不减地袭来。
科尔感受到发自内心的恐惧,连防弹衣和铠甲都无法抵挡其渗透。他彻底忘记了双脚还能动弹,却想依赖手中的冲锋枪把怪物的胸膛打穿。他的血液和思想都陷于凝固状态,全然忘记了经验和训练过的一切。
红色怪物已经无限逼近,庞大的黑影已经覆盖了他弱小的身躯。
怪物没让猎物从恐惧中反应过来,重拳扫去。堪比超速货车的冲击,把科尔的上半身撞得粉身碎骨。扭曲状的尸体飞离至视线外。
此情此景,高歌惊呆了,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其它原因,他的全身血液被冻住了,难以动弹。露娜率先从震惊中醒过来,提醒着,“快跑!我们赢不了血晶变异体的!”
这回是她拖着高歌,在水泥大道上开始亡命飞奔。一路上,这座城市的末日惨景从两边略过,废墟、汽车残骸、火光、浓雾、尸体堆……全都成为了逃亡的背景。
后方仍有士兵在迎战。他们也似乎被冻住一般,无法启动双脚,无法逃跑。一波又一波的悲怆声浪从身后传来。
因为身体进入了剧烈运动的状态,高歌的精神恢复了些,于是边跑边分析现状。和血晶变异体凝视的话,自身的血液就会逐渐凝固,行动变得迟钝。没想到变异体还有如此的异能。不受影响的,目前看来真的只有露娜一人。
不知跑了多长的时间,高歌依然面色不改,速度不减。若非需要时不时回头看看露娜是否跟上,他还能更早脱离险情。可是,露娜却没有如高歌那铁人般的身体,体力透支得差不多,已经渐渐落后了。
“坚持住!前面马上就是地铁站了!那里有个闸门!可以先挡挡!”
他鼓励着同伴,随后看到在远方有个捂着手臂的士兵前进着,看样子是安东尼奥,方向同是地铁站入口。正好,等会可以和他商量,看怎么合力把怪物阻拦在十公分厚的金属闸门之外。高歌呼喊了他的名字。安东尼奥头也没回。
血晶怪物踏来的沉重步伐使得地面出现了震波。逃离者早早就感受到,危险紧咬着身后。露娜低头跑着。要不是前方有同伴的牵扯,她已经无法保持奔跑了。抬头一看,地铁站的入口,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可是——
没等两人,入口处设置的闸门正在落下!
见状,高歌已经来不及去想什么了,只能全速奔跑,盼望能赶上。
距离逃生还有一百米、九十米、六十米。闸门距离地面还有一米,八十公分,六十公分……
还剩下五六米,眼见入口只剩下一道勉强能钻人的门缝。高歌把步枪一甩,枪托和枪管恰好卡在地面凹槽和门缝之间。
枪身在支撑了不到五秒后就开始支离破碎。不过多了这三四秒的时间,就完全足够了。高歌先把露娜那瘦小的身躯推进离地不到三十公分的门缝中,随后自己也在压着胸口的高度下钻了进去,最后踢开了步枪,成功让闸门与地面严密地闭合。
惊险过后,是一片短暂的沉默。高歌望着天花板,喘着大气。防弹背心已经湿透了。露娜捂着胸口,呼吸有些困难。
来自闸门的剧烈震荡,吓得两人再次站起身。挡在门外的变异怪物,利用那双重拳,要将这道金属闸门砸开。
先不算安东尼奥为逃命弄舍弃同伴的账。高歌环视四周,眼下的情况其实并没比锁在外边好多少。地铁站深处一片黑暗,一道双层的铁栅栏紧闭着阻拦了他们的路——换句话说,他俩此刻身处隔绝于两道门之间的空间中。而身后,则逐渐传来震撼人心的重拳击门声。进退不得,甚至可以说是在等死。
还有其它能从此处逃出生天的妙计吗?能去向安东尼奥哀求,帮他俩逃生吗?起码只有露娜一人获救也好!
“两边……”不知露娜突然发现了什么,慌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怎么?”
“两边……两边都有……”
打断她的,是地铁站内传来的一声来自安东尼奥撕心裂肺的尖叫。
“两边都有……血晶变异体……”
应验了露娜的判断,就在栅栏的缝隙间,忽明忽闪地出现了让人类绝望的红光。
在绝境中的绝境,高歌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露娜除了祈祷,也不能再做什么了。他也不能太过指望少女同伴,毕竟她还没抵达长城,蕴藏的“能力”还无法觉醒。
几秒过后,不断从栅栏方向踏步而来的血晶变异人,已经逐渐从黑暗中显现出庞大的身躯,弓着腰、顶着天花板和人类相遇,此刻与高歌只有五米之隔。高歌和露娜,只能眼睁睁看着前方。变异体轻而易举地劈开了钢铁栅栏。
前后夹击。原本逃生的方向却是迈向绝望的方向。
眼前的这只,同是血晶构成的生命体,形态却和先前那只的稍稍不同,没有重拳,取而代之的是一对锋利的手爪。酷似人类头骨的头颅,从胸膛中生长而出。在变异体的嘴中,还叼着一颗连着血管、滴着血的鲜活心脏。恐怕这是从活人的胸膛中撕扯出来的。
高歌护在露娜的前方,尽管在对视变异体时,身体开始变得迟钝,但他依然想要保护同伴。
“人类……”变异体说话了。“要被神毁灭……”
“神?谁是神?”高歌问道,争取能拖延一些时间。
“神……命令我前来消灭神的敌人……”变异体放弃了那颗刚得到的心脏,将其踩碎。头骨中那双黑洞洞的窟窿,凝视着这个便服金发少女。
“我们是不死身。”变异体将意念强行贯入两人的脑中。“在神赋予大地的血晶奇迹面前,一切生物都只是蝼蚁。”
血晶奇迹。人类将其称作血晶危机,是一场卷席了全球,将人类逼至绝境的恶魔灾难。
巨大的变异体举起了深红晶莹的利爪。
同时,高歌张开双臂,无畏地挡在了同伴身前。
“不要,不要这样!”露娜用力推开他,却被撞回身后。她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失去同伴。
随后,她感觉到了又有什么不明的生物在迅速逼近。这根本无法判断是危险亦或是援救。在慌张中,她再次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右手腕,在祈望着谁能给予她勇气和力量。
等她回过神来时,一片片的血从前方乍现,肆意地喷在她的脸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