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五期(六月)征文文集

《此物最相思》——1225

  物件本身是不带感情的,但人们总可以把情绪寄托于物件身上,睹物思人,然后难过久一阵子。

寄与相思的物件,保护的再好,也有可能有丢损的时候,此时若所寄情感仍在,便很容易痛心疾首,或另一个极端,告诫自己这不过是普通的物件,不必在意,但往往是自欺欺人,然后又是痛心疾首,如此反复。

我曾想如果自己有所托寄,会是什么。自己是个粗心大意的人,若是什么细小物件,肯定不知觉的就丢了,甚至丢了也不会发现。我想这真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王维的《相思》写到:‘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栽,此物最相思。’读到这诗的时候。还十分年少,只觉得这是普通的寄情于物罢了,这红豆与其他托寄也没什么不同。

早几年的时候,与朋友登山,山不算名山,所以一开始就当参加了不过在周遭闲逛的旅行。结果山比预料中高了不少,登上山顶的时候,已近入夜,帐篷就搭在了山顶,不料那夜大雨,风雨之大让人以为这顶帐篷下一刻就会倾覆,随着水流卷入山谷。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雨停了下来,我走出了帐篷,看着蒙蒙亮天空,看见了风吹动云海向我扑面而来,绝尘而去。然后太阳升起,万物寂静,只看见云海在脚下翻涌,比海涛更澎湃,这一刻我竟然如此无助。

我多希望你在我身边,与我一起来目睹这一刻的大好河山,我一定会激动的紧握你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和你看见同一种景色,才能把同一种激动分享。

可这一刻,你不在,而且我知道,之后你也将不在。我知道我会一次一次的去目睹那足以落泪的山河美景,而每一个这一刻,我都无法再与你分享。

‘愿君多采栽,此物最相思。’我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寄托。我希望你去采摘在南国的红豆,因为我多么希望你采摘那红豆的时候可以想起我。我想把这种相思与你共享,我只是希望这一刻,在我身旁的是你。

一次,我坐的车行到一处平坦,海拔似乎在四千往上,那夜是农历初一,无月,停车休息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抬头望向夜空,只看见星空璀璨,这璀璨不是修饰,是我词穷后的唯一形容,银河在夜空静静的悬浮,星辰无数,宛若梦幻。此刻若你在,我又将有万千情话,你不在,我只能期望你此刻抬头,恰巧在灯红酒绿之外,可以看见这璀璨银河。

物件本身是不带感情的,但美好出现的瞬间,又怎能不冲动,美好又怎能不分享。如此美好又带了遗憾,难过久一阵子。

如果有一天,你恰巧也看见那风起云涌,璀璨星河,又会写些什么,或许你早已不再提笔,但要知道,此物最相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