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五期(六月)征文文集

《我的高考》——5248

  我参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高考的时间大概是在……三年前。大部分人应该都都只参加过一次高考。

在我初中的时候,勉强还能算得上是一个好学生,虽然从初一下学期之后就没有正经的学过习,但好在那时候还算是个聪明的孩子,在每周周末的补课班的帮助下,还是考进了一所在一流学校中排名倒数的高中。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其实算是没考好的表现。

对于中国的高中生来说,说句不客气的话,整个三年的高中生涯,其实都是为了那两天,有的地方是三天的一场考试而进行的一场努力。

很遗憾,整个高中,至少按照学校的标准来说,我不是一个好学生。当然,这个评价的标准是学习成绩,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否则的话,我还勉强算是个风云人物。

高一的时候,我还算是个好学生。学习成绩在班里能排的上一号,上课认真听讲,下课认真复习,每天晚上按时去上晚自习,兢兢业业的就像每个班级中都会有几个的书呆子那样。说句有些自夸的话,如果能将那种状态保持下去,可能2014年的清北新生里会有我一份。

但是,人都是会变化的。大概在……高一下学期,或者是,高二上学期?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有些记不得了。总之,大概在这一段时间之间,一种全新的东西进入了我的世界。

说来有些好笑,这个东西是手机。现在就连小学生都人手一台,疯狂氪金的手机。不过那个时候的手机还不像现在这样功能齐全。对于一个之前一直都在使用家里人淘汰下来的直板按键功能机的学生来说,一台诺基亚X6就已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足以令他废寝忘食,爱不释手了。

那时候的学校寝室是四人间,上床下桌,没有插座,晚上十点熄灯。晚自习一直是到晚上十一点。在我的印象中,宿舍里的四个人在十二点睡觉之前的似乎很少。大部分的情况下。包裹在厚实被褥中,偶尔会透过缝隙发散出来的,手机屏幕的光亮在凌晨十二点左右才会彻底熄灭。

很快,功能匮乏,应用程序更新缓慢的塞班就不足以满足我对手机日渐增加的需求。这时候,安卓一脚踹飞了塞班,走进了我的世界。

我一周的生活费是二百五十块,除去购买杂志的五十块,吃饭的一百块,还能剩下一百块,算是家里给我的零花钱。换句话说,一个月大概能攒下来四百块钱。

四百块钱,对于全新的手机来说,这个数字可能只是个零头。但购买一台二手手机,那倒是够了。

可以想象的,当这台现在还摆在我书桌上的安卓2.3的手机取代了诺基亚X6之后,我的学习成绩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由全班前十……变成了倒数前十。

好吧,说实话好了,就是倒数第一。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起另一件,可能伴随了中国高考生十多年的学生生涯的事物——补课班。

高中的时候,至少在高三之前,我没有上过一节补课班。父母似乎是已经对我的成绩失去了信心,对我的态度几乎完全就是放养。当然,就算是上了补课班,以我当时的心态与习惯,也是不会去听课的。上课哪有看小说重要是不是?

总之,拜手机与不听课所赐,我的成绩从高二开始急剧下滑,在所有科目中,只有语文与英语还能保持住全班,甚至全校都名列前茅的水平。

我所在的这个高中,高二下学期的期末便已经结课,高三一开始便是复习。哪怕在复习的时候,我仍然没有认真听过哪怕一节课。老师在上面讲,我在下面玩手机,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每天不变的日常。到了后来,就连班主任(当时也是年级主任)都对我上课玩手机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管束。

老师是睁眼瞎,我的行为自然也就越来越大胆,到了后来,甚至在月考的时候都要带着手机,只要遇到不会做的大题(大部分都不会做)便掏出手机,偷偷摸摸的查起答案来。还好,学校的月考题大部分都是某年某地的高考,模考题目,所以我总能找到正确的原题,乃至于正确答案。

即使这样,我的月考成绩也没有一次超过五百分,大部分的情况,是在四百五十分左右进行徘徊。

而到了模拟考试,就算是爱玩手机如我,也知道在这个时间下,再用手机查答案自欺欺人就没什么意思了。更何况模拟考试的卷纸大部分都是老师自己出题,网上一般也查不到答案。所以,模拟考的成绩,我只有一次,或许是两次,超过了四百分。

在我的城市,这个模考成绩意味着,连三本都上不去。

然而我的高考总分是477。

这个成绩相当惊悚,因为大部分的学生,高考成绩都是要比模拟成绩低上一些的。超水平发挥并不算少见,但超水平超出接近八十分,这个数值就很惊悚了。

在出分之后,很多同学,甚至是老师都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最高的一次模拟也只考了406的我,高考的时候能多考出好几十分?

我想了想,告诉他们是心态的问题。因为我的成绩低,不喜欢学习,所以对高考本来就没有抱着太高的期望,所以心情上自然是很轻松。高考,说是考知识,其实是考心态。

这是真的。有一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发生在第一科考完的时候。我的考场中有一个女生,也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在交完卷纸后,我们随着人流走出考场,我跟在她的身后。

她的家人来了很多,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一个不拉,我甚至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看起来能有八十多岁,身板硬朗的老头,可能是太爷爷之类的。

见到家里的从希望从考场中走出来,这接近十位的长辈呼的一声将她为了个学会写不同。递水,拿文具,涂风油精,嘘寒问暖,不亦乐乎。

结果她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边哭边结结巴巴地说自己这科没考好,可能要完了,要不要复读blablabla……

我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然后坐上我爸的车回家了。

中午是醋溜土豆丝和大米饭,连肉都没有……这他妈是高考生的午饭?

出分的时候,这位女生的成绩比我还低,如果她真的复读了,那现在也应该大二了吧?

这便是我的高考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