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五期(六月)征文文集

《寄给你的雨》——1759

“明天下午几点的火车?”听着电话里的录音,边洁的心情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
大雨已经固执了三天,是还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原本前两天以为终于能过上像样的夏天生活的喜悦也被冲得零零散散。硕大的雨点从空中斜斜划过,就像是挡风玻璃在地面上摩擦过后的划痕,边洁突然觉得自己这十八年来的人生简直就像是车祸现场。沥青路上的积水渐渐汇聚,形成一条小河,看来单凭自己在电脑前坐了一天一夜都没动一下的腿力,是怎么也跨不过去了。
“妈的,老天都不让我走,你他妈的就不能挽留一下我吗!”边洁撑着一把小雨伞站在路边,膝盖以下已经湿透了。
已经下午两点,“再晚些就坐不到火车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脏变得坚硬,也开始能感觉到它的重量了。
事实也证明,下定决心的人是很可怕的。尽管边洁没有学会游泳,但依然平安地渡过了那条小河,并且幸运地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哎,老天爷到底是让我走呢!”边洁自言自语。前面的司机一本正经地开车,似乎没有听见。边洁瘪瘪嘴,心想:装什么正经,你们出租车司机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还好手机响得及时,要不然还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算你命大。”边洁如此想道。
“谁啊?”边洁从不看来电显示,并且对此深感自豪。
“是我。”电话里传来一阵柔柔的女性的声音。
“哦…你啊。”听到这个声音,边洁突然泄了气,一下子软了。
“上火车没?”
“还没有。”
“我在火车站外面。”
“你等我一会儿,我还在出租车上。”边洁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嗯,好。”倒是电话里的人倒并不意外,十分干脆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边洁似乎有点怂了,又恼怒似的踢了一脚前面的座椅,司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还是专心地开着车。
车开得不快,但有些东西终究是逃不过的。车停好后,司机才转过头:“十块。”此时的边洁心思也不在司机身上,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九块钱扔给司机就下了车,动作一气呵成。
边洁一边走一边想,死就死吧,男子汉大丈夫,老子临别前也要潇洒一回。下午两点的火车站正是人多的时候,何况外面还下着大雨,售票厅外面连过道都挤满了人。边洁拉着行李费了半天劲才找到在候车室门口站着的陈佳。
“好久不见。”边洁硬着头皮抢先和她打招呼。
“嗯。”陈佳低着头,声音很小,但是边洁却听得清楚。还是这么没有丝毫缝隙的回答,她倒是一点没变。不过也让边洁不好继续接话了,好不容易卯足的劲,一下子又给泄了个干干净净。
陈佳抬头看了看尴尬的边洁,抿着嘴,似乎明白边洁的处境,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六月的暴雨不识趣地越下越大,猛烈地撞击在候车室的顶棚上,像是火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催促着边洁。
“我两点半的火车。”他像是提醒自己,也像是提醒陈佳。尽管这句话他昨天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一次了。
“嗯。”陈佳这才注意到边洁右手拿着的那把小雨伞和已经湿了一半的裤腿,还想说点什么,但终于忍住了。
边洁终于承认他不是演偶像剧的料,难道自己还心忖侥幸?难道自己还在等她挽留吗?就算自己留下来又能怎么样,又一个三年?他已经受够了。
“我走了。”边洁越想越烦躁,三年前你只凭一句话就让我苦等到现在,今天你来就是为了看我怎样狼狈地逃走?就是为了嘲笑我依然如三年前那样无能?凭什么!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陈佳发出了见面后的第二个音节,就在边洁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才补上一个问句。
边洁偏着头,看着她,似乎很认真地在想这个问题,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些。“不知道,得看在那边习不习惯吧,也有可能就不回来了。”说到最后,边洁甚至开始笑了起来。
“哦…”听到这句话,陈佳的心情终于出现了一点变化,长长地“哦”了一声。
眼看两人的对话又要陷入沉默,边洁自嘲地摇了摇头,拉着行李准备离开。
“边洁!”陈佳突然大声叫住边洁,“你在那边要是不习惯就回来吧。我…我等你。”说到后面时声音已经止不住了。
边洁的脚步明显顿了顿,却终究没有回头。

(PS:标题来自康雪的组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