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五期(六月)征文文集

《旧爱》——1225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G先生想“只要我走过了这条街,坐上将我送往机场的车,故事就结束了。”

G先生和L小姐是在K大学认识的,K大学是一所普普通通的学校,普通到似乎任何故事都不应该在这个炙热而潮湿的南方大学里发生。虽然算是南方,但第一年的寒假,K大学的所在地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好大的雪呀”G先生说“如果这样的雪每年都会出现该有多好。”G先生来自更南方的城市,那里更潮湿,也从来不会下雪,但那里阳光更加明媚耀眼。

K大学有许多社团,G先生和L小姐恰巧加入了同一个。在K大学,学生社团的事物是全由学生完成的,而G先生与L小姐都曾为这社团出力,成为了他们认识的机缘。一天忙完与社团有关的事,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场暴雨骤然而至,四周无处躲闪,索性淋的尽兴,羡煞旁人。

不久几天,G先生高烧不退去了医院,医生说G先生的体温是39.6℃,还有肺炎。

“肺炎很严重吗?”

“非典型肺炎也是肺炎啊”G先生的朋友这样说。

接下来的数日,G先生每天都在当地的医院度过,而L小姐也经常来陪他。

他们开始谈论社团之外的一切,从青春到梦想,从过去的经历到未来的希望。他们有相同的爱好,从卡拉瓦乔到大卫,也从籍里柯到透纳。艺术系的L小姐没想到财经专业的G先生会对此有所了解。原来G先生也曾经是一名艺术生,但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艺考,错过了艺术系,但聊到美术,仿佛那一腔热血死灰复燃。

学期结束之后,G先生邀请L小姐来到他居住的城市,那个比K大学更南方的南方。那几天,天气晴好,阳光下的L小姐比阳光更加美好。

那一刻起,G先生知道自己已经动了感情。

“好久不见了呢,怎么突然回来了?”刚好在过马路的L小姐发现了G先生。

“啊,回来拿些东西,正要走了”G先生觉得一切发生的都很突然。

“那么急?回去要忙什么吗?”

“没有,定了票,回去还要找工作呢”在一阵仪式般寒暄后,两人告别,G先生坐上了班车。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G先生想“真的不会再见了”

坐在飞机上的G先生鼻子一酸。

G先生,写于最后一面2年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