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3)

雅涉人
雅涉人是人类中的非典型,族群数量不多,大多聚居在泽摩尔大陆东北的高峻山岳与海洋相接之处。如果你站在那片土地上去问雅涉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会告诉你这里叫做瓦蓝苏亚。这个词在雅涉人的语言里意为“雪起之地”——在想到问这个词的意思前,你应该会疑惑他们为什么会讲南方人的通用语言。
雅涉人身材不算高大,体格可以说是偏向瘦弱,但其内蕴藏的力量犹如野兽。没有畸形的强壮肌肉束缚,他们在战斗时表现出的灵敏也常让南方住民吃惊。谁能对着把用肉搏战战胜雪巨人一类怪物作为成年礼的雅涉人的战斗艺术说不呢?他们通常不会过多依赖金属武器,而是使用瓦蓝苏亚的特产:寒冰与冻土岩石,制造令人生畏的武器——战柱。有趣的是,这同时也是一种祭祀用具。除此之外,战斧也是广泛的选择,不仅用于战斗,也常在生产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至于防具?你很难在雅涉人战士的身上找到多厚实的防具。
雅涉人乍看上去十分不开化,但他们简单的装扮却有文明气息。他们用兽皮制作衣物,特色在于通常用柔软的兽毛,以及民族和宗教色彩图样作为装饰,给人温暖感。如果你注意观察,会注意到衣物的样式其实并不落后于南方的所谓“时尚”。他们一般会穿较厚的衣物,但女性工作时却仅仅穿着短褂与束胸,男性在狩猎与战斗时甚至赤膊。他们最有特色的衣装莫过于那种帽子:呈现柔软的倒圆台形,带着波浪状的轻薄帽檐,雪通常不能在上面积累或作过多停留。雅涉人会在帽子上挂起各种链作为装饰,有些来自于生产生活,有些则有宗教意味。男性的帽子一般仅宽于头部,有趣的是女性帽子却非常宽大,给那些雅涉人少女平添了一丝可爱。当然,他们并不会在剧烈活动时戴上它们。

依靠山脉腰部的草甸,雅涉人发展起牧业。除此以外他们也有另一项重要的营生,和其他北地人类族群一样,从事海洋的捕猎活动。把肥厚的动物脂肪炼制为燃料,肉食储存食用,皮与骨则用于建筑和手工制作。由于高耸的山脉与海洋之间没有留下太多空隙,雅涉人并不种植多少作物。
雅涉人依然有与外界沟通的手段,尽管他们并不十分积极于此。那些乘坐船只穿越冰海的人常被视为怪胎,但他们往往也会带回出乎意料的东西,而雅涉人的“时装”样式就通过这种渠道来。一些人会外出当雇佣兵,他们的身体素质实在很适合作为护卫。不过也许是信仰使然,少有人会做不义的勾当,比如北地人通常会兼职的冰海海盗;这种心理也让雅涉人的聚居地氛围和平自然。他们学习南方语言似乎是出于实用心理,外出谋生者的数量正在日渐增加。
雅涉人崇敬着生养它们的群山与大海。在时节转入夏季时,他们会举行祭海的庞大祭典,在群落的祭坛周边开办持续三日的盛大宴饮,并向海神献上赠礼;冬日的第一日则以相近的方式为山之神唱响颂歌。雅涉人的成年礼也在两个节日前举行,符合年龄的少年少女将会接受前往远山带回特定物品的任务,它们通常包括:列维加姆高峰山顶遗迹的建筑碎块、一头成年雪巨人的尖爪、一头冰剑齿虎的完整毛皮等。这些物件将会被群落中出色的匠人制作为他们的成年礼衣装,在祭典第三日晚的盛大晚宴中,新的成年人们作为主角受到最热情的祝愿。
由于依靠山脉与大海繁衍生息,他们的宗教理所当然与此相关。整个信仰体系分为山与海两个分支。
雅涉人信仰中的主神为大地与群山之神米尔、海与冰雪之神阿格尼丝,前者被认为父神,后者则是母神。
米尔的形象通常作为一名毛发灰白、黑色眼瞳,身披冰剑齿虎皮披风的壮年男人被描述,他的手里掌着一柄冻土所制的双刃战斧,身旁伴随着巨大的北域白狼。雅涉人认为祂为瓦蓝苏亚带来秩序与安定,并在外敌威胁时主战争。由于这样的神话,雅涉人中使用战斧的战士不在少数,孩子们从小学习使用技巧,因此即使是一名祭祀的近身搏斗能力也不容小觑。
阿格尼丝的形象通常被描述为一位拥有超过身高的淡蓝长发、深蓝眼瞳,身缠由海浪构成的宽松衣袍的女性,祂的手中持着美丽的珊瑚节杖,并常有一头巨大魔鬼鱼侍于身侧。雅涉人认为祂主管繁荣与收获。祂被认为有两种形象:海洋平静之时祂是一名美貌的年轻少女,海洋波涛汹涌时祂则是冷面的中年女子。
山之神的信徒通常是出色的战士,其中的战斗大师被称为“群山巡回者”,他们通常会沟通山中的某种野兽并与之契约;海之神的信徒则多为操纵水与寒冰力量的施法者,出色的祭祀被冠有“大海渡行者”之名,在有水的环境下,他们的身边常跟随着一些对于敌人而言非常危险的深海伙伴。
除此以外,还有特殊的少数雅涉人能够发掘北地暴风雪中蕴藏的特殊音色,从而与某种存在建立起冥冥中的联系。他们以歌声呼唤暴风与雨雪,并能预知风暴的方位与时长。若有一名这样的“霜风歌人”参与航程,船只在冰海中的航行必定会一路通达:不仅因为躲避了海面冰结、暴风雪等天灾,也不仅因为他们的歌声美妙动听,更因为那些危险的海中住民不会对船底打一个亲切的招呼。究竟是因为霜风歌人们的歌声有与动物交谈的力量,还是他们的气息后有某种东西为之撑腰,没人知道得清楚。
雅涉人的族群中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在群山的暴风雪中迷路的旅人,有时会见到冰雪颜色长发、赤裸上身,下身笼罩厚实光滑毛皮的男人或是少女。他们会慷慨救助困苦者,并穿越风雪将之带到山间的某所小屋内,以美食与炉火款待。待到旅人醒时多是处在下山的道路上,风雪已经停息;那屋不见踪迹,而食物的温暖还留在体内。被救助的迷路旅者和浪漫的吟游诗人传颂这样的故事,并称他们为山与海神的使者。
妖精
这些有着惹人怜爱的红色眼眸与冰蓝色发丝的女孩,正是活跃在森林中妖精,是一种充满谜团的生命。她们娇小美丽却常人难以匹敌的无穷力量,她们容貌让人怜爱却有着让人胆寒的嗜血残忍。
有传闻说,这些优雅的妖精是一种只有雌性的种族,在发育成熟后便会离开丛林,运用她们本能所带来的技艺与力量,俘获其他种族的雄性,并在魅惑他们至意醉情迷之后,便与他们交媾并诞下自己的后代。而这些被魅惑的雄性,往往成为了自己后代出生前,与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配偶的营养大餐。然偶,不论带来其生命的父亲是何种种族,这些妖精的孩子都是百分百的纯血妖精女孩。
于是,在其他文明种族中便有了死于妖精身下的说法,用来比喻极度欢愉后的纵欲而亡。
关于妖精,更有一些学识广博之人在几乎逸散的上古卷轴中寻找到关于妖精种族秘闻的蛛丝马迹,将这些充满女性魅力的生命描述成神魔大战之前,由魔所创造的生命,用以笼络其他种族的战士投靠到魔的一方效力,同时作为他们的指挥官。
然而,妖精短暂的寿命与奇怪的繁育后代的事实真相如何,对于世人来说一切都是迷。

乌得梅尔朵
乌得梅尔朵就是普通人所说的人鱼。据信,人鱼族群是数万年前魔神大战之后诞生的种族,有一种说法声称上古水之神乌丁娜身死破碎后,散落的亿万精华坠入大海由此诞下了人鱼,因此人鱼亦被作为乌丁娜的后裔,而有了乌得梅尔朵的别称,意为水神的女儿。
这些美丽的生物在水中能自由呼吸、畅游,也有旅行者声称见到人鱼上岸活动的见闻,即便如此,人鱼几乎只在泽摩尔大陆南岸的温暖水域中出没。据目睹人鱼上岸的旅行者描述,乌丁娜的后人们——人鱼能将后半身的尾鳍幻化成双足,在温和湿润的陆地上行走,虽然这样的行为对她们来说绝非惬意。
远洋商队是观察到这些美丽生物的常客,尤其是在泽摩尔大陆东南岸的萨敖附近海域,离开港口的帆船往往会见到在碧蓝海域中嬉戏的人鱼少女。然而,那些有着丰富经验的精明商人们往往会选择绕道而行,招惹蓝水中的守护者们——人鱼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那些把算盘打到人鱼头上的家伙必将遭到疯狂的报复。
至于鲜有传闻的因为善待人鱼而成为命运的宠儿过上殷实富足生活的乡野奇闻,经过一些钟情于考据的学究证实,不过是流传于泽摩尔大陆南岸的游吟诗人编写的歌谣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