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2)

河望

 

你也许没听说过河望:它处在加文思河与蓝河之间,然而还有更多的城市处在两条大河之间,甚至位置要比它更好;在作用上,有很多城市可以替代这个平平无奇的家伙。由于处在运河不上不下的位置、不属于边境也不属于中央,它发达的经济与更发达的城市相比,显得矮了一头。因而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偏偏叫河望:还有那么多的城市望着这两条河。——至少在几年前,描述河望可以用这样的文字。
内乱恰巧发生在领主会议讨论它是改叫摩尔菲好听还是叫贝瑞姆好听的时候。来自西方大沙漠的人民显然比娇生惯养的地方老爷兵来得凶猛,战线几乎在两个月内就推到了河望西大门。此前来自首都的防卫军支援也已经到达,率领部队的是擅长防御的著名女性将领琳赛·格里芬。她的防御方式显然和其他将领有些不一样,然而十分管用。
“守不住?不会守不住。守不住就是火力不够强。”
基于这样的思想,河望的西部修筑起了半包围型的防御城墙,从上到下镶嵌满了火炮的炮口,它甚至延伸到了河流的周围。毫无疑问这座墙传递给叛乱军的信息只有:滚。剽悍的沙漠民族也没能承受得住这样盛大的欢迎。

河望就这样成为了公国重要的边防城塞,而这座留下来的墙被当地人称作叹息之墙。由于叛乱军的领地仍然不时有小股部队前来骚扰,墙的维护没有中断。尽管对付敌方游击部队,大炮并不能起到与之前一样的作用,来自西边形迹可疑的武装人员以及无法证明自己身份的商人也随时可以尝一下那些炮口有没有生锈。
河望的繁荣主要依靠手工业与贸易,这个文化显现出沙漠与平原交汇特点的城市所制作的手工艺品受到相当的欢迎。它的贸易地位曾经显得尴尬,商人们通常只是把这个出于河流中游的城市当作歇脚点,因为实在没什么地方必须从这里上岸才能抵达。然而现在不同,由于向西通往沙漠的商路一时有些危险,护卫船队的生意反而愈发兴盛,陆上的雇佣马车队也重新得到了往昔的繁荣。这种贸易的利润显然是巨大的:每个月都有一些人再也没回来过,然而每个月又有全新的商队踏上了旅程。
河望不定时实行宵禁,出入关卡把控严密。还好,这并不影响它酒馆的繁荣。最著名的酒馆名为橡树厅,它有普通酒馆都有的红砖瓦房和柔和的木地板,但这并不是吸引客人的最大要素。它的前厅显然小一些——而通过前台两侧的门,可以进入被两侧房屋包围的后院,一棵高大的橡树矗立在其中,其上挂满暖黄的魔法灯光。树下的空地铺以石板小径,无数桌椅零散围绕其数圈。店的二楼则是客房,围绕树冠构成了长长的圆形走廊,许多客人也爱在二楼倚着围栏,望着下方不远的喧闹好好喝上一杯。店主曾是一位冒险者,倘若有人在店内寻衅滋事,他的魔法甚至拳头都能让不守规矩的家伙爽爽,这里的氛围因此很友好。
河望的建筑普遍较低矮,以两到三层为主,屋顶较平;材质使用沙、栗钙土混合粘土、蛋清等烧制的大砖块,呈现古朴厚重的棕黄色调。河望周围,如上所述,是略显干燥的丘陵草甸景观。这里在夏季多雨,雨量不算大;冬季有些寒冷,但不至于降雪。夏季有暖湿的海风从南方来,但水分已经被磨损不少;春秋有夹杂着砂砾的大风从沙漠吹来,冬季的冷风则来自北方。若再继续往西就会看到广袤的荒漠,坚强的沙漠民族生活在它的边界绿洲以及河流沿线,而它的中心部位没有人敢于接近。
若你期盼能够在河望见到些什么新奇东西,首先你也许可以看看著名的叹息之墙——当然,这样的墙会在琳赛·格里芬镇守过的每一个去处或多或少留下来一些,但河望的城墙显然不是只被拿来当作景点。
此外,行走在河望的街道上,你也许会突然问自己:什么门会飞在天上?有这个想法一点也不奇怪。河望的建筑普遍不算太高,所以你在城的很多地方都能望见天上那个玩意:无论怎么看,那都是个门。有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施法者,在后来被叫做河望的地方修筑了自己的法师塔。那时的河望地区还不像现在都是低矮的丘陵,塔就坐落在山崖上。法师将自己的塔隐藏起来。后来那山崖被夷平,法师本人也再不见踪迹,只有通往那个法师塔的门还留在这里,当然,空中。如果你问当地的居民,你会从他们的故事里知道,那扇门在河望连城镇都称不上的时候就已经在那里了。它算得上是一个奇景,然而对不会飞的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好看的,顶多每个月总有鸟儿撞在那上面然后掉下来……门的两面都可以撞,但门显然不通往打开后另一边的空气。也有施法者试图打开它进去:他们不是开锁失败,就是进去后再没有消息。也许那位老法师留下的东西仍然在忠诚地发挥它们的作用呢?
鲁哈里沙漠

 

鲁哈里大沙漠是仅次于图雷格沙漠,世界排名第二的沙质荒漠,位于泽摩尔大陆的南部。其气候条件极端恶劣,是大陆上少数几个不适于生命存在的地区之一。东西方向约有1400公里,南北纵深800公里,随着荒漠西侧的植被逐渐消失,有不断往西发展的趋势。
鲁哈里一词在古精灵语中原本是沃土之意,距今3000多年前,此处曾经是大陆上汇聚了最多精灵的大都市。随着时代大潮席卷而来凶残兽人,这些嗜血的兽人凭借着惊人的生育能力与强悍肉体,兽人军团的袭来迫使精灵们纷纷离开大陆。逃离大陆的精灵大多选择前往精灵的圣地——与泽摩尔大陆隔海相望的神佑之地,而那些没有离开大陆的精灵也选择退隐之丛林之中。至此,这座辉煌的城市不复往日荣光,沦为肮脏、粗鄙的兽人们建立起的帝国的都城——苟厄喀莎。
落星纪元前459年,人类中最杰出的施法者之一——火炎系禁咒法师马尔兹·D·弗格斯( Maltz·D·Fergus)仅凭一己之力发动禁咒末日浩劫,将苟厄喀莎古城毁灭在熊熊烈焰之中,原本已如风中摇曳烛火一般的兽人帝国因此被瞬息之间斩首,其脆弱不堪的残暴统治紧接着土崩瓦解,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大陆持续数百年的杀伐征战。
沦为一片废墟的鲁哈里经过了数百年的风雨侵蚀,加之禁咒魔法残留的火元素,更是让这片曾经的沃土雪上加霜,日渐变成了现今人们所见的漫漫荒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