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3)

萨澳港

 

腥咸的气味随着海风拂面吹来,难以计数的海洋生物的生死轮回,在阳光的发酵作用之下让海的气息显得愈发醇厚。
萨澳港这座位于海滨的城市,尖峭的阿特鲁山脉将她身后截断,存留一片灰色砂石的海岸与海相接,源自山间的溪水汇成河流,绕过城市奔涌入海,大小不一的沙洲有栈桥相连。不远处的海岛与这片区域则以船只缀连为长桥,一直对接到港口的东南侧的码头区。
若攀上阿特鲁山脉的顶峰眺望她的样子,可以发现并没有鹤立鸡群的建筑,天空将整个空间压得很低,海潮也因此带上灰色。
从山间走上平原的大路,一直可以走到城市的西门。一路是海浪冲刷着的深灰尖锐石质海岸与山崖远远投下的阴影。城市街道西侧入口是一条宽阔的石板路,石板色彩昏暗,边缘有久经雨水冲刷,饱含历史的沧桑。沿着石板路再往西走,不远处便分成两道,靠近海岸的商业区的碎石子路与靠近行政区的红砖路。

城市中房屋普遍不高,以平房居多,最高的建筑大抵应该是宗教区的若干神殿。沿着商业区的碎石子路,随意挑一家杂货店,可以看到店前一方木质的矮台,里边摆着小食、日用品、烟叶一类的畅销物件。店内看上去有些昏沉,温暖的红光微微摇动。老板多半是中年的男性女性,脸色有略微的皱纹和海风吹拂的痕迹,微笑和煦。
如若在靠近海滩的碎石子的路上漫步而行,就能够听到海潮的鸣动、看见海鸥盘旋于空、感受到船舶在潮水中摇摆的微微震动。在靠近海岸密集停靠的渔船之间,铺设着或木材或金属的搁板,把这些船只连成一片,其上不时有抛竿的渔人把收获放入身边的竹篓。
海风的气味来自无尽的海洋生物的诞生与死亡,在阳光的发酵作用之下显得醇厚。
城镇位于海滨,尖峭的山脉将她身后截断,存留一片灰色砂石的海岸与海相接;山间奔涌出的河流穿过城市中轴线入海,大小不一的沙洲有栈桥相连。不远处的海岛与这片区域则以船只缀连为长桥,一直对接到城镇的最东部。三片区域使城镇东西延伸出带状的长弓型。若攀上高山眺望她的样子,可以发现并没有鹤立鸡群的建筑,天空将整个空间压得很低,海潮也因此带上灰色。
从山间走上平原的大路,一直可以走到城市的东门。一路是海浪冲刷着的深灰尖锐石质海岸与山崖远远投下的阴影。城镇街道深入时已经变成石板小路,石板色彩昏暗,边缘有久经雨水冲刷的痕迹。房屋最高不过四五层,以平房居多,底层近街道处多是店铺。若是随意挑一家杂货店,可以看到店前以玻璃封住前方的矮台,里边摆着小食、日用品、烟叶一类的畅销物件。店内看上去有些昏沉,温暖的红光微微摇动。老板多半是中年的男性女性,脸色有略微的皱纹和海风吹拂的痕迹,微笑和煦。
前往海中小岛的路能够听到海潮的鸣动、看见海鸥盘旋于空,脚下的路逐渐由钢制的网板所替代:人站在还的正上方。船与船代替了路边的建筑,而船只甲板之间铺设着那样的钢板。站在上面能够看见脚下浪花翻卷出白色泡沫,潮润的气流几乎飞溅到人的脚上。透过清澈的水面,下方海鱼集群洄游,水草摇曳,如同一切都浮在空中、城市立于云端。船的甲板之外一般用于假设渔网或水产养殖的隔离网带,船舱则是通常意义上的经营与生活之处。
波鲁多

 

波鲁多与萨澳城市相隔一个阿特鲁山脉的距离,位于两山之间略微起伏的盆地中央。作为萨澳领下的附属城镇它无法避免地有海风的烙印,但更多的是原生于山野的气息。应该说,那就是山与海杂糅的奇特人文。
到达波鲁多的唯一通路并不容易穿过。即便走常常修缮的官道,仍然有不能说少的旅者在幽深的丛林中迷失,以致有“存在某种密林怪物”此类的传言流传,而只有本地人了解穿过整个区域的大小捷径。近段时间山民被雇佣为向导的现象时有发生,假以时日也许将会成为一种新的产业——显然,支持波多鲁与外界建立更多来往的一派镇民越来越占据上风。珍稀药材与猛兽毛皮的贸易也逐渐开始发展,主要商道的宽度正在一日日被马蹄和车轮拓展,届时安全度将会大大提高,当地也有建造穿越山脉的通路或隧道的计划。
除此以外,波鲁多镇构造交界的位置为它带来丰富的矿藏以及地热。最大的矿场位于镇西北山脉处,盛产铁矿石和煤,支撑起整个城镇的支柱产业铁器打造。某种伴生矿物的存在让该地制作的铁器更加能兼顾坚硬与柔韧性,造就了城镇的名声。城镇北部低山的地热温泉发展出规模相当的温泉旅游,以特色温泉旅店为卖点,使其与铁器一同成为支撑城镇发展的双壁。
城镇内部道路仍以石板与红砖为主,建筑风格靠近萨澳。与港口城市相比屋顶倾斜度稍小,并依照地势有更加粗犷自由的色彩,仍保有相当数量的木质建筑。镇中央坐落有最高的建筑:晨曦教会教堂,此外当地所祭奉的群山之神并未失去地位。对外来人而言最著名而具有吸引力的地点除温泉之外,大概莫过于镇东的工匠街。
向镇的西北部行进将望见高峻的拉布拉尔山脉,连能够翻越群山的兽道也难以寻见。但据说有人了解通往山脉另一边的秘径,通往已经只存在于民间传说中的“银鉴湖”。湖中也许存在的美丽仙女,将会实现有缘之人的愿望……也存在这样的传闻。至于其真实性,大概已经没人知道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