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4)

太阳堡

 

太阳堡坐落于大陆北部断离山脉南麓,本意是是联盟警戒北部蛮族的断离防线重要节点。但在落星历659年,缇娜丽娜三世女皇招赘北部蛮族王子瑟拉肯·龙燮为婿之后,整条防线被废弃。作为帝国北方藩属的联盟与蛮族之间,迎来了长久的和平。落星历665年,帝国军依照协定在解除了太阳堡长达46年的军管,667年太阳堡被定为开放口岸。长期以来萧条的边境贸易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
爆发型成长的贸易,迅速改善了太阳堡居民的生活水平。但因长期敌对,大众依旧对蛮族抱有极强的警惕心理,在这种心理下,居民们甚至不愿意蛮族商队进入城区交易。在长期的摩擦之后,太阳堡总督决定利用主城墙外围的多层瓮城建设新交易区。这一政策甫一推出,立刻得到了太阳堡居民的广泛拥护,也很意外的得到了蛮族商人支持。这即是名闻北域的太阳堡口岸市场的雏形。

经博物学者考据,断离山脉这一段在远古时期是巨型冰川极度活跃的区域。太阳堡以北80公里的多处遗迹显示,这些上古巨型冰川在活跃期一年甚至能移动上百公里。如此活跃的冰川与常年的北风吹拂,把太阳堡附近的山脉塑造成了完全有别于其他地域的独特地形。
连绵的山体被冰川犁出深沟,永不停歇劲吹的北域之风进一步把深沟雕琢成深谷,冰川融水把多层深谷之间的山壁侵蚀成一幢幢独立的巨型石柱。多数石柱外缘被北风摩挲的如同鹅卵石一样平滑,布满小到手腕粗细、大到城门宽阔的空洞。这些空洞相互连通,形成了贯通整个石柱的立体迷宫。北域之风从这些空洞吹过,天地之间都在回响着时刻变化、谁也无法把握住具体音色、音调的啸声。北域野蛮人传说,这片石柱都是雷霆、音乐之神试制乐器的残次品,被神从天界抛落凡间,形成了这片广袤的独特地貌。
没有乔木能在这样寒冷、极端的气候下存活。在石柱间干涸远古河道上,只生长着低矮的不知名野草、灌木。或许是因为这种野草实在是没有多少营养价值,只有本地的几种生育率极低的岩羊能食用这里的野草。因为不能耕种和大规模放牧,居住在这里的蛮族极度依赖和南方温暖地域的贸易。幸运的是,这些沙土里往往蕴藏着成型的金块和品质极好的天然宝石。蛮族牧民在放牧的时候会收集这些“闪亮、沉重的石头”,一部分用来缴税,一部分南方来的商队交换木料、调味品、铁制品等奢侈品。
北域蛮人在这里也有大型的定居聚落。他们会用野草的根系混入人发,编制百年不腐的草袋。用这些带子装入沙土,在适宜的石柱空洞内部围出不透风的大型空间。极少数的石柱空间底部有天然的间歇温泉,这些温泉为这些聚落带来了稳定的供暖和干净的饮水。只有足够强大、团结的部族才能占据这些天然的安乐窝。
北域野蛮人在艰难求存之余,或是信仰使然或是苦中作乐,流传了很多不知作者的诗篇和长乐、舞蹈。这些诗篇记载了祖祖辈辈战斗的历史,战斗之际念诵能激励斗志、抚慰伤痛。长乐、舞蹈从天地韵动领悟而来,休息之余吟咏能消除疲劳、取悦先祖神明。
长久以来,念诵诗篇与吟咏长乐只是野蛮人的传统。虽然有人注意到这些传统有助于战斗和生活,但是并没有人从中开发出任何超自然的力量,这只是一种顽固的传统。
落星历251年,北域野蛮人出现了一位空前绝后的音乐、战斗大师。这位名叫祖达克·西铭瓦纳的大师从小就表现出了极高音乐与舞蹈天分。在遍历各大部落,学尽了各位长老的知识后,他翻阅离断山脉,潜入帝国内部,开始自己的大陆传奇之旅。
关于他的具体经历,因为年代久远记载不详,已经大部分佚失。可以知道的是,他在独自旅行的过程中,接触了很多超自然力量,发现了诗篇、长乐和舞蹈能牵动冥冥中的神秘力量,于是结合诗篇、长乐的力量,创立了战斗吟诵曲这一超自然力量运用法。糅合长乐节奏与舞蹈动作,创立野性乐震之舞这一门武技,成为了当时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吟游诗人。在各地留下了他战斗、演艺的传说。西铭瓦纳60岁之后回归北域,在野蛮人中广收弟子,把自己的技艺发扬光大。被后市野蛮人敬为伟大的先行者,“北域战乐先知”。

 

北域乐典

 

北域野蛮人多半能歌善舞,甚至诞生了“北域战乐诗人”这一特殊的吟游诗人进阶。按照统一的传统,在北域之风停歇的几天(野蛮人称之为“乐灵安息日”),所有部落会在至高先祖之柱(北域最高的石柱,每个北域野蛮人强者都在自己最巅峰时期来尝试徒手攀登。如果能成功登顶并演奏一曲或是舞蹈一番并引发共鸣,就能把自己的乐声、舞姿投射到北域的天空,在北域留下自己的传说之名)下,举行大型祭典。北域野蛮人相信,无尽的北域之音是雷霆、音乐之神无尽的演奏,北域之风是历代的祖灵随乐声起舞的脚步。每年总有那么几天,神和祖灵都会需要休息,这就是身为子孙的野蛮人献上自己的歌曲与祭品的日子了。
在乐灵安息日之前的一段日子,每个部族的长老议会成员会得到启示,搁下手边的工作,带上本部族推出的年度歌手与乐章从自己的部族出发前往先祖之柱。不论这个部族的居柱离先祖之柱有多远,长老议会都会在风停栖之前3日完成集结。3天之内,会商议出出场顺序
祭典时期,野蛮人之间的任何争斗都必须无条件停止。各部落会派出当年最优秀的作品和舞者齐聚。长老议会会按照得到的启示安排各个部落的表演顺序。
首日,第一个赶到的长老会用秘法会出雷响,引导观礼者入场。献礼者(表演者)会依次在青石平台上献艺。当日不出场的献礼者多半会尝试去攀登先祖之柱,因为没有罡风,相比平日里会更简单一些。
表演结束后,如果本年有足够优秀的作品,表演者会被降以神恩,神恩会根据表演表达的内容来做不同的表现。偶尔,特别惊艳的献礼者会在表演中途就被降以神恩。一旦神恩出现,就意味着祭典到今天结束。长老们会宣布祭典到此结束,在午夜之前,观礼者与献礼者必须全部撤出先祖之柱阴影能笼罩的范围。因为被极大取悦的神明会在这一片区域掀起风暴。据长老们说,“神的喜悦感染了祖灵,这是神和祖灵的舞会。”
在和帝国缔结和平通商条约之后,渐渐也会有帝国的吟游诗人和艺术家来参加祭典。因为能为神带来更好的娱乐,所以这些艺术家是受到长老议会欢迎的。随着来访的帝国艺术家越来越多,帝国官方、大陆乐神教会联系上了长老议会,表示出于种种原因,希望能把祭典办成整个大陆的音乐盛会。长老议会在经历很长时间的讨论和争斗后,决定响应帝国官方和乐神教会的倡议(乐神教会高层从来不乏北域战乐诗人的影子),于是,部落祭典渐渐扩大影响,成为了大陆北部的一大音乐盛会。
这次改革,基本上沿袭了之前的规矩和方式。帝国政府派出人员,提供了海量物资用来改善现场的接待条件,乐神教会派出技艺精湛的乐团,为献礼者提供更好的伴奏和和声。这大大丰富了献礼者的表现方式和感染力,神恩降临的次数比历史记录有了大大提高,甚至有直接从现场直接降下神器的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