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随固定队的队员和我竟然是双向暗恋——龙骑视角

作者:0824

大家好,我是那个龙骑仔。因为实在想不起来nga的账号是哪个了 手机号为什么只能绑定一个啦 ,于是就让白魔仔代发了 好吧因为她出门了所以我亲自上线了 
写这篇的初衷是我们之间的故事充满了太多巧合和意外,让两个喜欢少女漫画的恋爱脑忍不住多想,这是不是上天注定的呢? 虽然知道秀恩爱死得快但还是忍不住想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偷笑

白魔仔是真的很可爱,一开始边写边与我哭诉说文笔差写不好,虽然平时私下说话很可爱但一写起来就会硬邦邦干巴巴的 其实平时日随打本也是她老是被当作男生,反而我老是被当作女生被加好友((。

呆

 于是乎出于 历史爱好者的多角度研究对 白魔仔的内容的补充,也就有了我的视角的这一篇。
说了那么多废话,接下里就开始正文吧,白魔仔既然是插叙,那我就从时间的顺序开始说我们俩的故事吧。
诚如白魔所说,我们两个认识的契机在于某个动画的20周年纪念活动, 没错就是天下第一的cowboy bebop,趁机表白渡边信一郎!

上

 死宅自闭如我在一个人去完之后默默在微博吐槽,不意却被一个陌生的人评论了。因为是相对冷门的同好——除了原本就出于相同爱好的亲友群(大部分人都不玩狒狒 ,虽然现在都或多或少有在蝗了 ),社交圈子自闭的我能见到一个活的同好真的很开心。虽然只是一些场贩周边的问答,但因为确实聊得很愉快,就互fo了。
但也仅仅只是互fo——出于礼节?出于友好?之后的日子里,偶尔会在主页看到白魔仔,挺意外的是兴趣爱好都还挺一致的,但是是别人家的女友 现在是我的了!

闪光

 ;不知道为什么也总会给我的微博点赞 后来才知道是出于友谊性质哼!

忧伤

 ;然后她也玩狒狒诶!总之是一边吃着柠檬羡慕着别人家的女友 但现在是我的了我要继续大声说! ,一边过着自己的死宅日常。
因为个人是个恋爱脑,属于劝和不劝分那种,虽然因为性格和说话方式的关系,身边女性好友不少,但基本为了避免造成误会,一旦有异性好友脱团就会主动疏远关系。因而对白魔也是,一年多的时间从来没想过加其他的联系方式,交流都是堂堂正正地在互相的微博下评论。

就连那次冰神也是。
某日主生产的白魔仔在首页发了狒狒相关的内容,聊了下发现似乎连马都没刷 我苍天龙骑不允许有那么惨的豆芽! ,于是乎开着nga的攻略打开了游戏,互相报了id就拿十八手的赤魔进了本。只见一顿操作猛如虎,耻辱之力叠到吐。白魔仔倒了,本龙骑的吃馍也倒了,光之战士终究倒在了希瓦姐姐腿下。安有带妹打本不过的道理?好吧,最后还是没过。真的好丢脸,向白魔仔疯狂道歉,而她也很温柔的安慰我没事 她真好 。之后因为期末或是别的,我又a了一阵。
之后便是今年五月的那天。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我们那个亲友群突然开始蝗起了狒狒 虽然一周后就没剩下几个了 ,某天,一位从开服开始玩到现在的学者大佬提议——群里人数够了要不我们圆梦死宫吧。嗨,谁料人算不如咕算,等到真的开打了发现还少一个人!踟躇半天,我在群里问了句“我首页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或许我可以试试?”,在得到了群友的肯定和白魔仔的同意后,就拉着白魔仔进群了。
说实话,在她进群前我有点担心,毕竟是存在了三四年的二十人不到的小群,大家都有了固定的梗和圈子,很担心她会不适应。于是在她进群后没多久,就给她彻夜科普了各位群友 我仿佛局外人里的老爷

闪光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和她聊那么久,那么晚。
为了磨合队伍——成员:学者阿姨、骑士岳父、转用忍者的本龙骑仔,改用赤魔的白魔仔(请无视奇怪的称号),我们几个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日随,但毕竟阿姨是东一区的时差,岳父是经常需要加班的公务员,最后日随车只剩下我们俩了。不可避免地,两个人在qq上有了更多的交流,但也只是浅尝辄止。
终于到了进死宫的那天,我们进了yy。白魔仔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好听,不算那种嗲嗲的萌妹音,但也有着南方女子的糯和柔来。“挺好的”,我这么想着,手上却是不停结着印,耳里听着阿姨的指挥。
死宫比想象中还要难,我们好几次死在了180的奇美拉上,虽然大家都是亲友,但在灭的一瞬间也免不了一时沉默,而这时白魔仔则会第一时间鼓励大家“没事的没事的,大家打得很好了”,我也打开了变声器犒劳大家。

jojo立5

 结果反而岳父会太兴奋手抖多拉怪(呵,男人.jpg)

怒

,而若干日子后,白魔仔甚至求我说不要开变声器了太好听了她受不了会爱上的(然后就真的爱上了

你看看你

 呵,女人.jpg) 而当一天的死宫结束,往往已经是深夜,岳父和阿姨都下线休息去了,频道中只有我们两个,继续着日随或者别的。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但好在两个人都还算健谈,有时候会聊聊我留学和她即将留学的生活,会聊聊相似的家庭,但更多还是游戏和剧情。恰巧我们两个都是手残,一个选择了全生产采集满级,一个选择了全战职满级看剧情,为了不祸害别人,即使在死宫车不开的日子里,我们也会在一起互相t奶。
虽然关系较以前亲近了许多,但我心里知道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啊。我绝不能逾越那根线,不能有更亲密引起误会的行为和举动了,所以在非死宫必要的日子里,我和她绝不会去语音,更多的是在游戏频道中打字。
“但果然还是很想和她一起玩,听她说话的声音。“我这么想。

哭

没多久,因为现实事务的繁忙,阿姨和岳父相继a了游戏。不过在那之前,虽然我们还没能见到200层的风景,但白魔仔开出了黑天马!那天所有人都很好奇白魔会选择怎么分配这 1000万 马,没想到她却是说了句“我卖了放部队箱子里吧,虽然部队没几个活人了…“
一问才知道,在神意的她虽然因为导师兼形婚cp的关系在一个十几人的亲友部队,但因为部队内部产生矛盾,外加现实事务纠绊,成员相继退游。那位cp也实际意义上的断了关系。
“所以,现在部队里只有你一个活人吗?”

呆

“嗯…是的…”

哭

之后虽然也有咕咕群友入坑狒狒,去了神意,但大部分都只是偶尔上线。有时在等待日随的时候,她会突然在我们的跨服贝里惊喜地告诉我“今天我们部队有个3人上线了!虽然有一个人是我,但是是四分之一的人数耶!

妮可妮可妮


“好可怜,虽然我也……“龙骑仔在4.2前a了,到了4.5前才回来。快1年多的时间里,换服务器的,彻底a了的,又或者是改名的朋友实在太多,所在的延夏部队虽然人多,但已经是融不进去的圈子了。
恰好那段时间开了青魔,只是落后了几天的邪道升级进度,就已经脱离了刷技能的大部队 我和白魔仔至今都没学全技能呜呜呜 ,我甚至一度动了找个cp——不涉及恋爱,只是关系较好,互相工具人一齐刷青魔技能等等后续活动——的念头。不过白魔仔那时候一直陪着我,还时不时诱惑我“要不要来神意啊,我这还有房子哦“
其实我很想去啊!
可我又怎么表达出这份心意呢,即使她已经和现实中的男友冷战,甚至对方还几次和异性暧昧的分手边缘。但我……我转服过去会被嫌弃吗?我们的关系还能和之前一样融洽吗?白魔说她在决定告诉我来日本前心中一团乱麻,我想我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决定转服前,我也是这样的。
终于某天的晚上,我告诉她
“我来神意了哦”
“啊??”她有些惊讶甚至惊慌,以至于说要把转服的钱给我。
“不用不用,反正我延夏也没什么朋友了。“
其实是为了你啊。
结果转服第二天就掏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问我“你看这个武器会发光是不是很帅?走!我们做魂武刷fate去!”原来我是工具人啊——!

哭1

抱歉到家晚了,容我继续更新。

帖子里白魔仔老是说我温柔会撩,其实不是哦,我真的是一个很笨拙的人。不会表达自己情感,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和关心别人。于是只能默默陪着白魔仔熬夜;用大半夜发好吃的的照片来气她劝她好好吃饭;发烟火大会的视频给她,希望她也能见到这些我所见到的美好。
某天不经意间和她开玩笑时说漏了嘴:
“我这个人因为太笨了,只会像一个小学男生一样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来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力、来表达自己的喜欢,甚至是和喜欢这个词截然相反的行为。”
那段时间过于日常,但更多的是已经突破我内心道德守则的亲近聊天,日常到什么地步呢。在表白确认关系后的第二天清晨,互道早安开始聊些没营养,转些妈站图开始吐槽后,突然迸出一句“我们现在,好像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诶”“对哦w”
那些时间里,大概最特别的就是互相吃安利吧?我推荐给白魔仔《烦恼寺》、《只身一人的地球侵略》后,她把家里装修成了烦恼寺里的样子,很开心地和我说“看!我们家像不像!”
啊,是我们家呢。

某天通宵到一半,白魔突然意识到几个小时后的早晨必须早起办签证的必要手续,于是从不敢看恐怖片的我和她一起语音着看到天亮,虽然很恐怖但我全程眼神游离,耳机里时不时传来白魔的人工预警——“啊啊啊啊这里好吓人的别看啊“”我我我……知道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她那么怕鬼屋,我倒是一点都不怕诶嘿!
大概就是这样仿佛漫画里一样,甜甜又平淡的日常,直到那天她和我说她要来日本玩。
那天的白魔特别反常,支支吾吾的,像一只躲在灌木丛悄悄探头的小兽,有一星半点的惊动便会扭头遁入森林深处,也再见不到似的。仔细地追问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得到了这样让人心疼的回复:
“想来日本找你玩,但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要是没空也不要紧的!我一个人去东京迪斯尼!“
“我查了好几天攻略,晕头转向的,不知道怎么办……”
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你一个人孤零零来日本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可怜的女孩子呢?
手把手地帮忙挑住址,安排行程。说实话,我是抱有私心的,比起那些人头攒动的著名景点,我更想带她去那些我觉得有意思的日常。比如在京都我最喜欢的书店,我最爱吃的蛋包饭老店,我最爱去的摇椅酒吧。带着点犹豫地问她可不可以,却是出于意料的“可以啊!我也不想去那些网红景点。”
带着点强迫症的,想给她一个最美好的夏末的念头,一点一点地安排与预约计划。
就算只是朋友,也想成为她在异邦最信任的那个。
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前一晚几乎没怎么睡,不凑巧的是前往关空的列车意外拥挤,让补觉的打算彻底破灭。强打着精神在便利店买了一大杯咖啡灌下,抬起手腕看到表时,却发现她已经落地。一边焦急地看着航班信息,一边计算着行程时间,还在内心隐隐担心会不会因为语言不通的关系遇到什么麻烦。 你看这个白魔胆子真的很大,只会英语就想一个人去东京!我怎么可能同意嘛!! 在我望着出口,想着要不要背对人群把包上的龙骑徽章亮出来,好让她找到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还在纠结要不要打招呼的时候。她却加快脚步向我走来,抿着嘴,带着一丝丝笑意。
啊,她来了。终于。我也忍不住嘴角上扬了起来。

第一天的行程算是平平淡淡带着点忐忑,带白魔仔去了崇仁新町的屋台组合,想让她尽可能吃到多的地区美食,买了好多零零散散的小食,结果反而是她吃了一丢丢就无辜地眨巴着眼看着我说吃不下了。结果原本饭量就很小的我,只能自作自受满怀幽怨地收拾残局。 这种事在后面的旅程中无数次重演…… 之后便去一家挺有趣的钱汤泡了澡,洗完后两个人并排瘫在二楼的沙发上吹着电扇,手里拿着汽水,身边是彼此身上干净、带着沐浴露的味道。
今天的夏夜真好。
两个人慢慢拖着身子逛到了三条,在刚过十五的月亮的照耀下,地头蛇的我指着木屋町的楼宇告诉她哪里是森见登美彦笔下的blue moon。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临近子夜的鸭川,依旧努力售卖自己的街头歌手,拢在一起吹着泡泡的年轻人。我们坐上了回去民宿的出租车,而后各回各家。
第二天早早起床,去早已预约好的和服租凭店取浴衣。原本以为会轻松惬意的“游客体验”却因为两人都穿不惯木屐,和比预想中还要闷热的天气而苦难重重。白魔仔几次被自己绊了个趔趄,我在旁边一边想伸手牵住她却又纠结着是不是会被视作无礼。最后还是忍不住伸手搀扶了她,却是在她站稳后立刻放过,偷偷地往外隔了些距离,怕被发现自己悄悄蔓延的小心思。一路磕绊,幸好有甜点店做着补充休憩,在逛完清水寺和八坂神社后,白魔表示对其余的寺社都失去了兴趣,解脱般地换完衣服。因为时间尚早,便带着她逛了玉子市场原型的出町商店街,再一路坐着叡电到了一乘寺吃面,去了我最喜欢的惠文社书店。
果不其然,兴趣爱好与我很一致的她,一进书店的文创区就开始了星星眼,傻笑着问我能不能多待一会儿。当然可以啊,我也傻笑着回复。
之后又是去了可以坐着摇椅的酒吧,两个人乘着酒精的醺醺然,配着摇椅的晃荡,仰头无言。再然后便是一路晃到了十点多的先斗町,故事中李白会出没的的小道旁却多半是打烊了的店家,吹着晚风坐上了一个不怎么认得路的出租车,一边看着时不时在红灯拿起手机看着地图的司机大叔,一边在后排商量要不要回去合宿打个日随。
当白魔兴冲冲捧着电脑按下我家的门铃后,却发现我家竟然没有三孔的插座,无奈只好两人轮流交换充电器苟命,所幸除了最后24人本遇到一个奇葩奶妈外并没太多波折。一趟日随结束后已经是三点半,没力气去送她回家又担心大晚上会出事的我,带着点不安问她要不要住下。
可毕竟是孤男寡女,只是网上认识的朋友而已,换做我是女性也多半不怎么敢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如此信任他人吧。我是如此想的,谁料白魔竟然一口答应了。感激着这份信任,我戴上了猴面雀眼罩躺上了门外的椅子。因为椅背实在很硬的关系,大概三小时后就醒了,白魔也没怎么睡着。敲了门征询到同意后,拿出了软垫和单人沙发的我和白魔仔都睡了一个饱饱的回笼觉。
现在想想真是好玩又好笑,两个彼此怀有情愫的人,深夜隔着一扇拉门什么都没做,只是打了一晚狒狒,不愧是你游玩家。

哭笑

醒来便收拾行装赶往大阪,因为之前没有预约艾欧泽亚咖啡厅,只能在一个半小时后才能入场。于是我提议带她去体验下 资本主义的丑恶 别样的大阪风情,两个人去了西成区的贫民窟,又逛去了不远的飞田新地 天呐我竟然带女朋友去逛红灯区我真是鬼才 ,结果那里的妈妈桑一看到我这个男生走来很高兴地准备招手时,转眼一望瘦瘦小小的白魔仔就脸一板开始瞪着我们。两个人一路笑着一路遗憾下次应该乔装下再来。
艾欧泽亚咖啡厅出乎意料的圆满,白魔仔眼神放光地点了很多餐点 然后又是我负责吃 ,又在作为开始的节点的希瓦姐姐刨冰前合了影。拿着忍者饮料上的兔忍装饰放在各自头上,略带玩笑地抱怨说以后要是我兔忍可都是你错之类的话。给她拍照时看她高兴又害羞的样子,真的是羡慕又无奈。
之后去了海游馆,临近闭馆只能匆匆而过。但可能因为白魔太爱企鹅,也可能是因为人少多出几分浪漫,事后她说如果那天在海游馆表白,她会立刻答应的。 可恶错过了 可能是上天对我迟钝的惩罚,白魔对附近的摩天轮产生了兴趣,我恐高可我不能怂。嘴硬着进了座舱,就开始可怜巴巴地看向白魔仔,她一脸慈母地走到旁边挨着我安慰说没事。大概是吊桥效应作祟,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她的手,一点也不想放开——即使心头的背德感久久萦绕。

往后的一天便是usj,也是她回去前的倒数第二天。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喜爱游乐园的白魔的本愿,在初定行程时,就发现了那天是她的生日。本着省钱尽善尽美的想法,我就事先买了生日票,加之不知道自己作为异性好友该送什么,不想过于逾越底线(虽然在前几日或多或少已经……),便决定送她一个开开心心的游乐园生日为礼物,于是就以需要提前决定午饭的地点以防没有位置的理由,来诱导她在四家可预定生日蛋糕的餐厅中做出选择。
但说实话,我没想到那天的阵仗会有那么大,竟然让餐厅工作人员引领全餐厅的客人和员工为白魔仔唱起了生日快乐。看到她捂着嘴惊喜的样子,我大概那时候的表情和奸计得逞的狐狸一般吧。
虽然白魔说我不动声色,其实我那天在蛋糕被端上来前都很忐忑,又是担心游玩项目的等待会不会错过预约的就餐时间,又是在意点的套餐量会不会太多让白魔吃不下那个惊喜的蛋糕,又或者是她会不会不想多坐一会儿等蛋糕端上来。
不过幸好。
再说说那天的游玩吧,像前文说的那样,我其实是个胆子不大的死宅,恐高又不敢看恐怖片,人生坐过过山车的经历大概不超过十次。 结果那天就陪她坐了2次 白魔倒是胆子很大的那种,可以若无其事的在过山车上研究怎么切歌(虽然鬼屋里胆子真的很小),但因为usj我也去过几次,大部分项目都知道了惊吓点在哪,反而是她一直往我身上钻。 突然就懂了为什么现充们都爱去游乐场 侏罗纪公园里类似激流勇进的项目把她吓得直接钻进我的怀里,生化危机2的鬼屋里又是吓得攥着我的受不肯放,鬼娃的迷宫最后直接在背后抱着我把我顶在前面走……
在上园区里飞天翼龙和好莱坞美梦两个最刺激的过山车前,白魔一直很担心我要不要紧,劝我要是害怕就她一个人上去 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啦! 不过可能是之前ac7玩多了加上是超时空要塞粉的关系,倒是意外还挺享受的。
然后是她最想去的哈利波特园区,去之前为了节约时间还提前逛了相关纪念品商店,可能是因为那天穿的短袖衬衫的关系,被白魔送了一条斯莱特林的领带,她自己则带上了格兰芬多的。一路上被好多园区工作人员夸好看,真的很开心。
晚上是万圣节的大游行,很多扮作僵尸的工作人员在路上吓唬游客,为了怕走丢和不让她害怕,我主动牵起了她的手。在某一刻我心头闪过这样一句话:不知不觉,牵手好像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在最后又回到霍格沃兹的城堡前,看完了分院帽的灯光秀后,一天的行程彻底结束。虽然走的脚底都有些发疼,但大概对白魔来说这个生日应该会是比较梦幻的那一个吧。
我这么想。

最后一天,也就是分别的日子。
作为一个这几年思路越来越往死理性派上靠的人,对于这短短几天的相聚中没有发生多余的事,算是有点失落却是又有点释然。
可能是真的,只是友人以上的固定队队友吧,既然君子以礼待我,我又怎么能够辜负呢。也就平平淡淡地带她逛了日本桥,一起去吃了咖喱,看着她在模型店和工具店里双眼放光的样子,心中却是微微叹息:要是……
但在去机场的大巴上,两个人并坐着,不知不觉倦意上涌。等我小憩醒来,发现她头歪在一旁的窗子那,微微蹙着眉头,想来是没什么借力的地方弄得脖子难受了。
我稍微往下缩了缩,轻轻问道:“要靠在我肩膀上吗”
“唔”
呢喃的一声后,是她抱着我的右手,像个树袋熊一样攀上了肩头。
这里其实她害羞不让我说,但我有仁有义决定冒死……请大家多疼爱野生的龙骑!
然后把头埋进了我的脖颈里,一动不动。
微微闭眼,不知道她是因为舍不得这些日子的快乐还是舍不得我这个好友,在迷迷糊糊间做出这样的举动。还是真的如我心中所盼……
在做出也糊涂一把的决定后,我把下巴轻轻地放在了她的头顶。
很久的一会儿,很短的一会儿。
下车后,两个人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取了登机牌,托运完行李,看着她撅着嘴磨磨蹭蹭不想走的样子。我苦笑着半拖半拉地把她带到了出境出口,然后挥手,转身。
在还没到回程的车站前,她就成功出了关。心中微微有点遗憾的叹息,一个在免税店无聊晃荡,一个在车站无聊等车。
突然想到阿兰德波顿那本《机场里的小旅行》,关于人类文明这类的思辨倒是记不清了,情侣相拥而泣的这一节确实在这一刻于脑内分明。呵,离别哟。

之后如白魔在文中所说,我发了些似是而非的话。其实我是不想让那对我来说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失却掉——如果你喜欢我,那我真的真的,也像你喜欢我一样喜欢着你。
但果然还是不好意思说,尤其是不知道对面情感状态的情况下。
她到家后又是一路既往地日常,会帮我上线练练生产——比如突然开口说想帮我练雕金到20,会互相抱怨蛮族日常怎么那么麻烦。
突然她提议说要不要逛逛rp店,那时候我们刚刚去开荒了下极月读,我还在沉浸在小队频道里的对话里,虽然进了那位占卜师的店,却还木木地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没看说话频道。
好久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冷场了,于是我决定把自己扮演成一个哑巴。
占卜师:那么两位想占卜些什么呢
占卜师:既然是一同前来,莫不是想占卜爱情?

白魔在占卜师面前捂住了脸
白魔:可以都占卜一下吗
白魔:战争运也想试试

……
是一如既往的角色扮演,我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扫着屏幕。
然而突然。
占卜师:我觉得相对于战争运
占卜师:两位应该有其他要先解决掉才行

白魔:……?
龙骑有些迷糊
占卜师:容我问一下
占卜师:两位是情侣么

哎?惊讶地坐直身体,这是怎么回事?
一阵沉默后,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文字。
白魔:倒是cp……?
之后便是一阵白魔和占卜师关于占卜的解读,又以白魔掉线告终。再次上线后,是这样的对话。
占卜师:既然二位是cp的话,我能理解为二位暂时还没有烙印吗
白魔:唔的确还没……

白魔对占卜师做出仿佛正在思索的表情
占卜师:我从刚才的占卜中得到的回答是
龙骑对白魔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占卜师:二位的关系好像并不止于此
白魔对龙骑做出了认真的表情
占卜师:就像水一样
占卜师徒弟:向前,不停。

白魔对龙骑做出仿佛正在思索的表情
占卜师:或许今天是一个契机呢
占卜师徒弟在思考问题
占卜师:两位的占卜结果一张是水
占卜师:代表着二位的情愫已经水涨船高
占卜师:还有一张则是枪
占卜师:枪表示着蓄势待发
占卜师:两位意下如何
微微叹了口气,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对这份心意视而不见?
深吸一口气后:
(1.龙骑):既然这么说了
(1.龙骑):那我喜欢你
终于说出了这句话,可不巧的是,白魔又掉线了。天不遂人愿吗……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厚着脸皮死追烂打到qq,把截图发给她。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和之后的一段对话
白魔:真的吗?
我:真的
好不正式(
白魔:(((
好啦
我:诶?
白魔:我我我我我我我冷静下喝口水

之后就是长久的、挂在嘴旁的微笑,在占卜师说要为我们准备礼物后,出门便是一个乐团的成员为我们演奏,在变身为牧师的占卜师面前,互相许下了我愿意的誓言。
“走!去结婚!”
一如当年转服到神意后茫然无助时的一句“走!我们去魂武!”
谢谢你,给我最好的夏末。
但我很贪心,还想还你好多好多个。

Fi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