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2)

木灵

没人知道木灵从什么时候起源并住在这里。他们看上去和精灵种族外貌很相似,内在却是毫不相干的两种生物,因为木灵似乎由植物演化而来。一般的平民百姓容易将他们误称为“树精灵”,但那其实是不存在的东西。
“目前最有力的一种猜想是,木灵诞生于——或者与外界的交流开始于精灵统治世界的那个年代。”太阳堡皇家学会的威廉姆斯教授称,“也许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为什么所有的木灵都有精灵的外貌。他们试图融入社会。”
在其他任何地方,森林都不能称得上是特色,但在说话之岛上是。木灵的长寿并非永生,他们在生命走向尽头的时间里将会逐渐与植物同化,最后成为岛上森林的一部分。“木灵在这里生存太久了,你遇见的每一棵树都可能是木灵的遗留。”威廉姆斯教授说,“这就是那个传言的来源:他们说岛上的‘说话’声就是这些树木在耳语。”而有些木灵会自行选择同化为树木,而非等待寿命的尽头。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2)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1)

人类
人类是最初出现的人形生命,据传是最初的神祗在唤醒光与暗之神后,依照他们俩位的形象来塑造的。人类虽然生命很短暂,却拥有着惊人的创造力与生存欲望,在数万年之后的现在,诸界已经实质上被人类所占领,其他物种只能寄人篱下地生存,或者安于一隅地隐于世外。
人类相较于其他种族,并无特别突出的能力与漫长的生命。作为补偿,他们旺盛的生命力与永不停息的好奇心,不断地驱使他们在前人的基础上积累知识与财富,创造出让诸神都叹为观止的文明。
历经千万年的繁衍,人类已经从原本的单一群体,分化为千姿百态的各种种族,往往相隔一隅之地的人类,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习俗与样貌,这其中的微妙之处,恐怕最初的神祗都没有想到吧。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1)

2017年第五期(六月)征文文集

目录:

《云的歌》——1225

《欲爱书》——1225

《情书》——1225

《寄给你的雨》——1759

《旧爱》——4444

《旧爱》——1225

《旧爱》——0909

《旧爱》——3181

《借水而谈》——1225

《此物最相思》——1225

《泊秦淮》——1225

《我的高考》——5248

《旧爱》——佚名

【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第一章:深红危机
小屋内的物资几近耗尽。若再无力改变现状,人心即将面临崩溃。
无月之夜。怪声四起。在废弃民房的二层大厅内。墙壁和地面都在微微摇晃。一群士兵在争夺仅剩的几个弹夹,甚至为此大打出手。人群中,怒吼的声音和粗野的举止在散播着无尽的恐惧与不安。
不过,在他们中间,唯一一个不受外界干扰是,是那个年轻男人。他在简陋的无影灯下专注地进行着急救的手术。伤员因剧痛而抖动。身旁,有一名容貌稚气未消的金发女孩正递工具给“医生”。待月光初露之时,沾满血污的镊尖夹出一颗金属弹片,仓促宣告手术完成。
金发女孩松下一口气,收拾好用过的手术用具。淡绿色薄外套和纯白百褶裙——如此便装的她,在这群男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医生”没有过多回应,眉头依然紧锁。
虽说已经成功处理完一次必要的急救,可是大局依然没有因此而发生丝毫的变化。是的,他们几乎要弹尽粮绝了。通讯设备遭到毁坏而无法修理,救援迟迟不到,队伍中矛盾不断;眼看窗外,在楼下街道上,那群躯体上闪着骇人红光的不死敌人,也正朝着这边蹒跚前进……
它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
继续阅读【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武侠接龙5

雪从天际飘来,在黑暗里旋舞,像是被揉碎的月光。

天地苍茫,寒风呼啸。一望无尽的雪原上,殷红的血印越走越长。

苏椤左手拖着那把沉重的大剑,剑柄上绑着那个黑色的包裹,一步一步的向着虚无的雪雾中走去。衣服下的伤口在这种寒冷的空气里却没有被冻住,而是不断的流出新鲜的血液,一点点抽离她残余的生命。

身后漆黑的松林渐远,眼前却还没看到越州的城墙。

继续阅读武侠接龙5

2017年第三期(四月)征文文集

目录:

《燧人》 ——3181

《番石榴》 ——6666

《枪斗术描写练习》 ——1717

《古典主义约炮》 ——1824

《机甲战争 战斗场景》 ——1963

《第二章 战斗场景》 ——1963

《片段 战斗场景》 ——1963

《神仙打架》 ——3000

《英雄联盟同人》 ——3181

《原罪 觉醒》 ——3181

《节选 战斗场面》 ——8726

《战斗场景1》 ——2012

《战斗场景2》 ——2012

《战斗场景3》 ——2012

《战斗场景4》 ——2012

《以北的平原》 ——0909

《情诗》 ——0922

《见你》 ——1211

《高中酸诗几则》 ——4444

《丁酉春,携酒访友不遇,庐前无花,止残枝了了,将春色做秋景观之,戏做》 ——6412

《你们笑吧,我就这样了》 ——7411

继续阅读2017年第三期(四月)征文文集

只对视了一眼,就过去了一辈子

花店旁边是奶茶店,长长的遮阳棚下可以容纳更多的桌椅,当然也占了大半的走道,但是也没有行人对此有意见,毕竟在桌上的不是乌烟瘴气的你来我往,而是不同容器装载的鲜花,仿佛这片范围内理所当然地是个小花园,大家都善意避让。

最外桌上是个人力板车造型的藤织手工品,深黄交织在一起的花瓶造型,插的是长串的水仙,深入瓶底的枝杆跟只面向马路方向站直的花形成小杠杆,随着行人路过带起的风轻轻摇头。

不管是谁围坐在桌旁也赚不到它回过头,只有不时地摇头拒绝,不是不是~不是你们~或许是很想跟它对视,把小板车扭了个回头,傲娇的小杠杆也就顺着瓶口滴溜溜转了个180度,自顾自地看向马路,只好轻轻放回原处。
时间来到傍晚,人行道冷清了很多,没有人来人往它也不再摇头,也没人选择这个突出的位置,除非疲于一天工作的漫不经心者,那些选择不靠近喧闹又不远离的人群。没有注意到它一点,它也不作任何表示,直到拿到打包的食物走上人行道,忽而对视了一眼,微风也同时起伏,便有了决定。

有的人

凑数做个分母,悠然回家,本是没什么好期待的,将欲下车,偶见动车乘务员妹子,旁边停了辆推车,个头不高,脸上有点豆,花了妆似乎更明显些,等待车停开门的时间,过道拥挤,我只能依靠墙角,她在对面一边坐着叠起来的纸皮箱子,两人相对

   我在故意看向一边对她不关心,不想让她休息时也要注意自己表情,妹子倒好,只是默默低着头,抠着手,长茧的地方被抠得发白,看不清楚表情。
   忽见其从起球了的围裙前口袋掏出一片厚纸,之后才发现是车上配备的清洁纸袋,压扁了的袋子上面的小字细细的记录了两竖列,后面跟着时间,广州南,南宁,贵港……
   车上播音提示我到站了,只见她用力折了折到站的那个站点,对了对表,又再捋了捋那道折出来的痕,转了转手上的戒指,那一刻我竟从她脸颊的扬起看到了她温馨满足的笑容,宁静美好,似乎就快实现什么了一般,再又捋了捋那折痕,郑重地重新折成大小合适的方块装进围裙口袋,我也顺着人流下车出站,赶忙在公车上手打了仍然清晰的美好记忆,作为我能坚持下去的一次次鼓励

风涡的苏醒-初章

1、
酒馆一直是城镇的夜明珠。
那是不灭的灯辉,与喧闹一起贯通大堂内外;时而在酒杯中流转,与晶莹的红酒交融。沙恩·米奈特将盛满的一杯喝尽,引来一片喝彩。
他作为星黎大陆中知名雇佣军“午夜斩使”的首领,频繁拜访酒馆,已是常客。每晚借着酒会结识英雄豪杰,顺便布下线眼,探取线索,以追寻猎物。
“有人曾经叫我们作‘王的走狗’,当然,他们如今都在土里呆着了……”
继续阅读风涡的苏醒-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