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2)

河望

 

你也许没听说过河望:它处在加文思河与蓝河之间,然而还有更多的城市处在两条大河之间,甚至位置要比它更好;在作用上,有很多城市可以替代这个平平无奇的家伙。由于处在运河不上不下的位置、不属于边境也不属于中央,它发达的经济与更发达的城市相比,显得矮了一头。因而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偏偏叫河望:还有那么多的城市望着这两条河。——至少在几年前,描述河望可以用这样的文字。
内乱恰巧发生在领主会议讨论它是改叫摩尔菲好听还是叫贝瑞姆好听的时候。来自西方大沙漠的人民显然比娇生惯养的地方老爷兵来得凶猛,战线几乎在两个月内就推到了河望西大门。此前来自首都的防卫军支援也已经到达,率领部队的是擅长防御的著名女性将领琳赛·格里芬。她的防御方式显然和其他将领有些不一样,然而十分管用。
“守不住?不会守不住。守不住就是火力不够强。”
基于这样的思想,河望的西部修筑起了半包围型的防御城墙,从上到下镶嵌满了火炮的炮口,它甚至延伸到了河流的周围。毫无疑问这座墙传递给叛乱军的信息只有:滚。剽悍的沙漠民族也没能承受得住这样盛大的欢迎。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2)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1)

 银之王冠
木灵的城市是树。最大的那一棵由于过高,树冠上已经积起终年不化的白雪。这些树的体积之大甚至影响后方的气候。在说话之岛的附近海域,你在看到任何东西之前就会看到它们——如果你可以确定那不是海市蜃楼,那么就是说话之岛要到了。那棵最高的树是木灵们的“首都”,它被称为银之王冠,因为从远处看,它覆盖白雪的树冠实在太耀眼了。木灵们坚信它是那棵大树的芽:说话之岛这个大树桩的新芽,不过木灵中的古老者们总是不会提起它的来历。
木灵们使用魔法和接近魔法的东西搭建了在树上移动的便捷通道:稳固下来并提供能量运转的定向空间门,滑索,以及把掉下来的什么东西传送到置物场空地的传送法阵:这用来防止物品或者人从这种高度掉下去。无论是砸到什么东西,还是用几千米距离提供的速度摔成碎末,显然都是不好的。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1)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4)

勒赫姆人
勒赫姆人据信是由“至暗之主”——由柯诺蒂娜诺创造的种族,这位守护着夜晚之中的万物,主司睡眠、生育、繁衍、收获、死亡、神秘的女神在造物品味上总是有些独树一帜,因此勒赫姆族的方方面面总是让不熟悉的人感到莫名其妙,姣好的面容配上脑袋上方竖起的毛茸茸的耳朵;纤长的四肢配上每个指节末端尖锐的指爪;娇小的身材配上惊人爆发力与平衡能力,如此种种。远远看去就像一只有着人类面容的大猫或者兔子(这取决于耳朵的长度)。
就普通大陆居民而已,这些神奇的生灵最大的作用就是止小儿夜啼,每当小孩哭闹时候,那些做父母的就会拿出“再不乖就会有勒赫姆大猫来吃掉你”这样的说辞,历经代代相传,勒赫姆人也就被坐实了“会吃人”的说法。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4)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3)

雅涉人
雅涉人是人类中的非典型,族群数量不多,大多聚居在泽摩尔大陆东北的高峻山岳与海洋相接之处。如果你站在那片土地上去问雅涉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会告诉你这里叫做瓦蓝苏亚。这个词在雅涉人的语言里意为“雪起之地”——在想到问这个词的意思前,你应该会疑惑他们为什么会讲南方人的通用语言。
雅涉人身材不算高大,体格可以说是偏向瘦弱,但其内蕴藏的力量犹如野兽。没有畸形的强壮肌肉束缚,他们在战斗时表现出的灵敏也常让南方住民吃惊。谁能对着把用肉搏战战胜雪巨人一类怪物作为成年礼的雅涉人的战斗艺术说不呢?他们通常不会过多依赖金属武器,而是使用瓦蓝苏亚的特产:寒冰与冻土岩石,制造令人生畏的武器——战柱。有趣的是,这同时也是一种祭祀用具。除此之外,战斧也是广泛的选择,不仅用于战斗,也常在生产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至于防具?你很难在雅涉人战士的身上找到多厚实的防具。
雅涉人乍看上去十分不开化,但他们简单的装扮却有文明气息。他们用兽皮制作衣物,特色在于通常用柔软的兽毛,以及民族和宗教色彩图样作为装饰,给人温暖感。如果你注意观察,会注意到衣物的样式其实并不落后于南方的所谓“时尚”。他们一般会穿较厚的衣物,但女性工作时却仅仅穿着短褂与束胸,男性在狩猎与战斗时甚至赤膊。他们最有特色的衣装莫过于那种帽子:呈现柔软的倒圆台形,带着波浪状的轻薄帽檐,雪通常不能在上面积累或作过多停留。雅涉人会在帽子上挂起各种链作为装饰,有些来自于生产生活,有些则有宗教意味。男性的帽子一般仅宽于头部,有趣的是女性帽子却非常宽大,给那些雅涉人少女平添了一丝可爱。当然,他们并不会在剧烈活动时戴上它们。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3)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2)

木灵

没人知道木灵从什么时候起源并住在这里。他们看上去和精灵种族外貌很相似,内在却是毫不相干的两种生物,因为木灵似乎由植物演化而来。一般的平民百姓容易将他们误称为“树精灵”,但那其实是不存在的东西。
“目前最有力的一种猜想是,木灵诞生于——或者与外界的交流开始于精灵统治世界的那个年代。”太阳堡皇家学会的威廉姆斯教授称,“也许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为什么所有的木灵都有精灵的外貌。他们试图融入社会。”
在其他任何地方,森林都不能称得上是特色,但在说话之岛上是。木灵的长寿并非永生,他们在生命走向尽头的时间里将会逐渐与植物同化,最后成为岛上森林的一部分。“木灵在这里生存太久了,你遇见的每一棵树都可能是木灵的遗留。”威廉姆斯教授说,“这就是那个传言的来源:他们说岛上的‘说话’声就是这些树木在耳语。”而有些木灵会自行选择同化为树木,而非等待寿命的尽头。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2)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1)

人类
人类是最初出现的人形生命,据传是最初的神祗在唤醒光与暗之神后,依照他们俩位的形象来塑造的。人类虽然生命很短暂,却拥有着惊人的创造力与生存欲望,在数万年之后的现在,诸界已经实质上被人类所占领,其他物种只能寄人篱下地生存,或者安于一隅地隐于世外。
人类相较于其他种族,并无特别突出的能力与漫长的生命。作为补偿,他们旺盛的生命力与永不停息的好奇心,不断地驱使他们在前人的基础上积累知识与财富,创造出让诸神都叹为观止的文明。
历经千万年的繁衍,人类已经从原本的单一群体,分化为千姿百态的各种种族,往往相隔一隅之地的人类,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习俗与样貌,这其中的微妙之处,恐怕最初的神祗都没有想到吧。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1)

2017年第五期(六月)征文文集

目录:

《云的歌》——1225

《欲爱书》——1225

《情书》——1225

《寄给你的雨》——1759

《旧爱》——4444

《旧爱》——1225

《旧爱》——0909

《旧爱》——3181

《借水而谈》——1225

《此物最相思》——1225

《泊秦淮》——1225

《我的高考》——5248

《旧爱》——佚名

【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第一章:深红危机
小屋内的物资几近耗尽。若再无力改变现状,人心即将面临崩溃。
无月之夜。怪声四起。在废弃民房的二层大厅内。墙壁和地面都在微微摇晃。一群士兵在争夺仅剩的几个弹夹,甚至为此大打出手。人群中,怒吼的声音和粗野的举止在散播着无尽的恐惧与不安。
不过,在他们中间,唯一一个不受外界干扰是,是那个年轻男人。他在简陋的无影灯下专注地进行着急救的手术。伤员因剧痛而抖动。身旁,有一名容貌稚气未消的金发女孩正递工具给“医生”。待月光初露之时,沾满血污的镊尖夹出一颗金属弹片,仓促宣告手术完成。
金发女孩松下一口气,收拾好用过的手术用具。淡绿色薄外套和纯白百褶裙——如此便装的她,在这群男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医生”没有过多回应,眉头依然紧锁。
虽说已经成功处理完一次必要的急救,可是大局依然没有因此而发生丝毫的变化。是的,他们几乎要弹尽粮绝了。通讯设备遭到毁坏而无法修理,救援迟迟不到,队伍中矛盾不断;眼看窗外,在楼下街道上,那群躯体上闪着骇人红光的不死敌人,也正朝着这边蹒跚前进……
它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
继续阅读【SF科幻】血晶战舞(初章:深红危机)

武侠接龙5

雪从天际飘来,在黑暗里旋舞,像是被揉碎的月光。

天地苍茫,寒风呼啸。一望无尽的雪原上,殷红的血印越走越长。

苏椤左手拖着那把沉重的大剑,剑柄上绑着那个黑色的包裹,一步一步的向着虚无的雪雾中走去。衣服下的伤口在这种寒冷的空气里却没有被冻住,而是不断的流出新鲜的血液,一点点抽离她残余的生命。

身后漆黑的松林渐远,眼前却还没看到越州的城墙。

继续阅读武侠接龙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