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只想记录一些小美好

只对视了一眼,就过去了一辈子

花店旁边是奶茶店,长长的遮阳棚下可以容纳更多的桌椅,当然也占了大半的走道,但是也没有行人对此有意见,毕竟在桌上的不是乌烟瘴气的你来我往,而是不同容器装载的鲜花,仿佛这片范围内理所当然地是个小花园,大家都善意避让。

最外桌上是个人力板车造型的藤织手工品,深黄交织在一起的花瓶造型,插的是长串的水仙,深入瓶底的枝杆跟只面向马路方向站直的花形成小杠杆,随着行人路过带起的风轻轻摇头。

不管是谁围坐在桌旁也赚不到它回过头,只有不时地摇头拒绝,不是不是~不是你们~或许是很想跟它对视,把小板车扭了个回头,傲娇的小杠杆也就顺着瓶口滴溜溜转了个180度,自顾自地看向马路,只好轻轻放回原处。
时间来到傍晚,人行道冷清了很多,没有人来人往它也不再摇头,也没人选择这个突出的位置,除非疲于一天工作的漫不经心者,那些选择不靠近喧闹又不远离的人群。没有注意到它一点,它也不作任何表示,直到拿到打包的食物走上人行道,忽而对视了一眼,微风也同时起伏,便有了决定。

有的人

凑数做个分母,悠然回家,本是没什么好期待的,将欲下车,偶见动车乘务员妹子,旁边停了辆推车,个头不高,脸上有点豆,花了妆似乎更明显些,等待车停开门的时间,过道拥挤,我只能依靠墙角,她在对面一边坐着叠起来的纸皮箱子,两人相对

   我在故意看向一边对她不关心,不想让她休息时也要注意自己表情,妹子倒好,只是默默低着头,抠着手,长茧的地方被抠得发白,看不清楚表情。
   忽见其从起球了的围裙前口袋掏出一片厚纸,之后才发现是车上配备的清洁纸袋,压扁了的袋子上面的小字细细的记录了两竖列,后面跟着时间,广州南,南宁,贵港……
   车上播音提示我到站了,只见她用力折了折到站的那个站点,对了对表,又再捋了捋那道折出来的痕,转了转手上的戒指,那一刻我竟从她脸颊的扬起看到了她温馨满足的笑容,宁静美好,似乎就快实现什么了一般,再又捋了捋那折痕,郑重地重新折成大小合适的方块装进围裙口袋,我也顺着人流下车出站,赶忙在公车上手打了仍然清晰的美好记忆,作为我能坚持下去的一次次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