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奇幻

镜神祭 (写作活动设定)

作者:No.3000

接龙活动 中式恐怖克苏鲁!
故事背景:
1980年,中国沈市沈村,一群下乡的知青在返乡前夕,得知了当地将要举办一个10年一次的大型祭祀活动,这个活动名叫“镜神祭”,所有的人们在当天,会拿出自己家里的所有的镜子放在村子中心,届时会有庙会,篙火晚会之类的活动。
镜神祭必须要将所有的镜子都拿到村子中心的位置,如果有人未拿到村子中心,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你们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信任或者不信任都是你们自己的自由,但是除你们之外,还有一位十分高傲爱漂亮的女知青将传说嗤之以鼻,一定不会拿到村子中心去。

继续阅读镜神祭 (写作活动设定)

镜神祭 (四)

作者:No.3000

4月2日傍晚,杨娴正在做梦。
一个诡异的噩梦。
它并非是能用语言来具体描述的某种奇怪的场景或剧情,也并没有梦到什么奇异的人物,而是一片混沌。
杨娴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像是沾染了晶莹沙尘与脓疮的浑浊液体自上而下地灌溉着她的全身,让她近乎窒息,但却能感受到另一种呼吸的波动,好像有一种在自己肉体之外的存在,与自己面面相觑,它肆意地在这充满糜烂气息的浆水中呼吸,发出比杨娴自身更强烈的心跳声,震颤到杨娴的肌肤之上,若蠕虫一般在杨娴的肉身上侵蚀,把某种更加令人作呕的味道注入杨娴的体内!
这令她惊醒。

继续阅读镜神祭 (四)

镜神祭 (三)

作者:No.6100

心思重重的王以德扛着锄头,埋着头直往院里走,右手揣在兜里,那眼神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锄头在他背后晃晃悠悠左右摇摆,裹着泥巴的锄尖扫过一个人的脑门,把那人吓得身子一僵愣在原地半晌。

“王以德!你想给我开瓢是吗?进门儿也没个动静,扛着个锄头还不长眼!”回过神来的杨娴指着他后脑勺喊,手指都还在抖,在这炎热的天气被惊出一身的冷汗。她刚才提着个箱子就往门外走,一抬头就感觉头发被一个带着凉气的铁疙瘩划过,晃过神来一仔细看就看到那尖尖的锄头晃来晃去,着实吓了一跳。那脏兮兮沾着干涸的灰泥巴解放鞋,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去田里干活的王以德。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三)

镜神祭 (二)

作者:No.1824
1980年4月2日 中午

“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莊子·雜篇·天下》

“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李纯又念了一遍这句话,他整个上午都在思考这件事情,以至于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差点被生产大队的大队长痛骂。

大队长是暴脾气的农民,没什么文化,但是脖子粗,力气大,就成了大队长。我们这些下乡的知青在他眼里就是啥都不会的病秧子,跟他说什么道理都是白搭,所以李纯平时也尽量少和他搭话,也尽量少惹怒他。

但今天早上的事情,确实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继续阅读镜神祭 (二)

镜神祭 (一)

作者:No.1408

“1980年4月2日 多云 北风3-4级”我趁着在地头歇息的间隙,翻开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了这样一行字。

现在是早上9点多钟,在村子的正东方向,阳光正从云彩的裂缝处透射下来,像一把把刚从煅炉里拿出来的利剑,刺向那片山脚下的白桦林里。

来到这里6年了,我带来的那箱书在大队革委会主任的数次扫荡后所剩无几,之前每天都要在心中与之对话的康德、尼采、叔本华也渐渐离我远去,代替他们的,是铁锹、锄头和村口畜牧站的猪。唯一不变的,是每天写日记的习惯。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一)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3)

萨澳港

 

腥咸的气味随着海风拂面吹来,难以计数的海洋生物的生死轮回,在阳光的发酵作用之下让海的气息显得愈发醇厚。
萨澳港这座位于海滨的城市,尖峭的阿特鲁山脉将她身后截断,存留一片灰色砂石的海岸与海相接,源自山间的溪水汇成河流,绕过城市奔涌入海,大小不一的沙洲有栈桥相连。不远处的海岛与这片区域则以船只缀连为长桥,一直对接到港口的东南侧的码头区。
若攀上阿特鲁山脉的顶峰眺望她的样子,可以发现并没有鹤立鸡群的建筑,天空将整个空间压得很低,海潮也因此带上灰色。
从山间走上平原的大路,一直可以走到城市的西门。一路是海浪冲刷着的深灰尖锐石质海岸与山崖远远投下的阴影。城市街道西侧入口是一条宽阔的石板路,石板色彩昏暗,边缘有久经雨水冲刷,饱含历史的沧桑。沿着石板路再往西走,不远处便分成两道,靠近海岸的商业区的碎石子路与靠近行政区的红砖路。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3)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2)

河望

 

你也许没听说过河望:它处在加文思河与蓝河之间,然而还有更多的城市处在两条大河之间,甚至位置要比它更好;在作用上,有很多城市可以替代这个平平无奇的家伙。由于处在运河不上不下的位置、不属于边境也不属于中央,它发达的经济与更发达的城市相比,显得矮了一头。因而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偏偏叫河望:还有那么多的城市望着这两条河。——至少在几年前,描述河望可以用这样的文字。
内乱恰巧发生在领主会议讨论它是改叫摩尔菲好听还是叫贝瑞姆好听的时候。来自西方大沙漠的人民显然比娇生惯养的地方老爷兵来得凶猛,战线几乎在两个月内就推到了河望西大门。此前来自首都的防卫军支援也已经到达,率领部队的是擅长防御的著名女性将领琳赛·格里芬。她的防御方式显然和其他将领有些不一样,然而十分管用。
“守不住?不会守不住。守不住就是火力不够强。”
基于这样的思想,河望的西部修筑起了半包围型的防御城墙,从上到下镶嵌满了火炮的炮口,它甚至延伸到了河流的周围。毫无疑问这座墙传递给叛乱军的信息只有:滚。剽悍的沙漠民族也没能承受得住这样盛大的欢迎。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2)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1)

 银之王冠
木灵的城市是树。最大的那一棵由于过高,树冠上已经积起终年不化的白雪。这些树的体积之大甚至影响后方的气候。在说话之岛的附近海域,你在看到任何东西之前就会看到它们——如果你可以确定那不是海市蜃楼,那么就是说话之岛要到了。那棵最高的树是木灵们的“首都”,它被称为银之王冠,因为从远处看,它覆盖白雪的树冠实在太耀眼了。木灵们坚信它是那棵大树的芽:说话之岛这个大树桩的新芽,不过木灵中的古老者们总是不会提起它的来历。
木灵们使用魔法和接近魔法的东西搭建了在树上移动的便捷通道:稳固下来并提供能量运转的定向空间门,滑索,以及把掉下来的什么东西传送到置物场空地的传送法阵:这用来防止物品或者人从这种高度掉下去。无论是砸到什么东西,还是用几千米距离提供的速度摔成碎末,显然都是不好的。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1)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4)

勒赫姆人
勒赫姆人据信是由“至暗之主”——由柯诺蒂娜诺创造的种族,这位守护着夜晚之中的万物,主司睡眠、生育、繁衍、收获、死亡、神秘的女神在造物品味上总是有些独树一帜,因此勒赫姆族的方方面面总是让不熟悉的人感到莫名其妙,姣好的面容配上脑袋上方竖起的毛茸茸的耳朵;纤长的四肢配上每个指节末端尖锐的指爪;娇小的身材配上惊人爆发力与平衡能力,如此种种。远远看去就像一只有着人类面容的大猫或者兔子(这取决于耳朵的长度)。
就普通大陆居民而已,这些神奇的生灵最大的作用就是止小儿夜啼,每当小孩哭闹时候,那些做父母的就会拿出“再不乖就会有勒赫姆大猫来吃掉你”这样的说辞,历经代代相传,勒赫姆人也就被坐实了“会吃人”的说法。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4)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3)

雅涉人
雅涉人是人类中的非典型,族群数量不多,大多聚居在泽摩尔大陆东北的高峻山岳与海洋相接之处。如果你站在那片土地上去问雅涉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会告诉你这里叫做瓦蓝苏亚。这个词在雅涉人的语言里意为“雪起之地”——在想到问这个词的意思前,你应该会疑惑他们为什么会讲南方人的通用语言。
雅涉人身材不算高大,体格可以说是偏向瘦弱,但其内蕴藏的力量犹如野兽。没有畸形的强壮肌肉束缚,他们在战斗时表现出的灵敏也常让南方住民吃惊。谁能对着把用肉搏战战胜雪巨人一类怪物作为成年礼的雅涉人的战斗艺术说不呢?他们通常不会过多依赖金属武器,而是使用瓦蓝苏亚的特产:寒冰与冻土岩石,制造令人生畏的武器——战柱。有趣的是,这同时也是一种祭祀用具。除此之外,战斧也是广泛的选择,不仅用于战斗,也常在生产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至于防具?你很难在雅涉人战士的身上找到多厚实的防具。
雅涉人乍看上去十分不开化,但他们简单的装扮却有文明气息。他们用兽皮制作衣物,特色在于通常用柔软的兽毛,以及民族和宗教色彩图样作为装饰,给人温暖感。如果你注意观察,会注意到衣物的样式其实并不落后于南方的所谓“时尚”。他们一般会穿较厚的衣物,但女性工作时却仅仅穿着短褂与束胸,男性在狩猎与战斗时甚至赤膊。他们最有特色的衣装莫过于那种帽子:呈现柔软的倒圆台形,带着波浪状的轻薄帽檐,雪通常不能在上面积累或作过多停留。雅涉人会在帽子上挂起各种链作为装饰,有些来自于生产生活,有些则有宗教意味。男性的帽子一般仅宽于头部,有趣的是女性帽子却非常宽大,给那些雅涉人少女平添了一丝可爱。当然,他们并不会在剧烈活动时戴上它们。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种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