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美食

苦笋与乡愁与圆子汤的关系

我就在刚刚突然想起了苦笋。

起因非常简单,我在食堂点了一盘狮子头盖浇饭,这狮子头有拳头大,拳头有砂钵大。我用筷子戳了一戳,没戳进去;想夹一块下来又夹不动。拿筷子去抬它,死沉。我也没有办法,把脸埋进盘子里咬。味道倒是很好。我拍了一张发给别人看,他们笑我不懂怎么吃狮子头之余,讨论了几句自己家乡怎么吃肉丸的。

我边吃肉丸边看他们讨论,就自然而然想起家里的圆子汤来,然后想到苦笋圆子汤,想到苦笋。抬眼看了看日期,五月十二号。不仅是那场灾难的九周年纪念日,也标志另一个事实:在四川,该是吃苦笋的季节了。

继续阅读苦笋与乡愁与圆子汤的关系